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政策解讀

金融助推新舊能轉換要著眼于結構調整進行創新

來源: 濟南市委黨校經濟學教研部   时间:2018-02-26 09:21:15  浏覽量:   【字体:

濟南市委黨校經濟學教研部主任、教授吴学军

《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明確了新舊動能轉換的路徑:以供給側結構性革新爲主線,以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爲焦点,以知識、技術、信息、數據等新生産要素爲支撐,著力構建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産業體系。沿著這樣一條路徑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對金融業的發展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即把服務實體經濟作爲金融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使更多金融資源高效配置到能夠促進新舊動能轉換的行業和領域中去,這個過程實質上就是金融領域結構調整、創新發展的過程。

一、金融助推新舊動能轉換的實質內涵

我國經濟革新的主要任務是市場化革新,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在市場的資源配置中,金融資源的配置很是關鍵。金融助推新舊動能轉換,其實質就是通過金融革新和創新,增加金融有效供給,把金融資源配置到推動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發揮好金融服務“增活力”、“強支撐”、“保宁静”三大作用,解決好金融資源配置的結構性失衡問題,形成新的發展動能。

金融助推新舊動能轉換主要包罗兩個方面:

一是金融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因爲現代金融業屬于經濟發展的戰略先導産業,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金融業的創新發展,自己就能夠形成新的動能。好比當前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等技術與金融業務深度融合發展,不斷釋放出創新驅動活力。金融科技一方面能夠簡化供需雙方的交易環節,降低資金融通的邊際成本,開辟觸達客戶的全新途徑,擴展金融服務的受衆群體,不斷增強焦点競爭力,爲金融業轉型升級持續賦能。另一方面能夠快速捕捉互聯網時代的市場需求變化,適時監測資金流、信息流和物流,有效增加和完善金融産品供給,合理引導資金從高汙染高耗能等産能過剩行業,流向高科技、高附加值的新興産業,對推動供給側結構革新、服務實體經濟作用明顯。另外,金融機構可以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可以持續提升金融産品的創新能力、全面提升金融服務民生的能力,增強金融風險的預警預判和應急處置能力。

二是創新企業融資方式和金融服務模式,引導金融資源向形成新動能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傾斜。《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明確了要化解過剩産能置換形成新動能、發展新興産業培育形成新動能、提升傳統産業革新形成新動能。在這個過程中,金融機構要通過調整信貸結構、推動並購重組等方式,在推進“僵屍”以及低效無效資産快速市場出清、盤活金融存量資源,引導好增量資金的投向,騰挪出更多金融資源投向高效的新動能、新産業。在去産能過程中需要金融支持企業跨地區跨所有制兼並重組,有效化解債權債務,多渠道籌集資金,對破産企業進行破産清算,做好呆賬核銷和抵債資産處置等等。在振興發展“十強産業”過程中,需要構建現代化、普惠化、便利化的金融服務體系,拓寬直接融資渠道,支持切合條件的企業到滬深交易所及境外資本市場上市挂牌,建設農村産權、海洋産權、能源環境、文化産權等交易場所,推動提升國有資産、基礎設施、金融資産、企業資産等證券化率水平,將實體經濟優勢轉化爲資本競爭優勢。發展養老金融、教育金融、文化金融、旅遊金融、農村金融等新型金融服務。規範發展互聯網金融、區塊鏈、人工智能等領域的新型金融業態。

二、金融助推新舊動能轉換面臨的結構性失衡問題

(一)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比例失衡致使金融資源配置出現結構性失衡

金融風險過多集中于商業銀行金融機構體系之中,阻礙了整個金融系統支持新舊動能轉換的主動性。雖然山東省近兩年的直接融資額度不斷增加,但是其中債市融資占比占絕大比重,股權融資所占比重較小。另外,同以銀行貸款爲主的間接融資方式相比,直接融資占比依然較小,社會融資結構仍以間接融資爲主導。這就造成了中小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金融機構以適當方式依法持有企業股權的試點,有助于小微企業、創業企業等輕資産企業從銀行拓展融資渠道。

(二)金融産品和模式創新不足致使金融資源配置出現結構性失衡

金融機構信貸支持仍重點圍繞重資産的制造業和牢固資産投資,能夠形成新動能的實體經濟中大量輕資産的現代服務業、科技文化産業、綠色經濟産業等還處于金融服務的单薄環節。主要體現在金融機構在産品和模式上創新不夠,信貸産品不能滿足一些新興産業的市場需求。戰略性新興産業企業多處于種子期、初創期,而且多数以知識産權等輕資産爲主,但目前有關知識産權質押、評估和交易體系尚不健全,導致缺乏足夠擔保抵押物,滿足不了現有銀行信貸投放條件要求。好比在文化、動漫、電子商務、康健養身、教育等輕資産行業信貸支持上,金融機構不在客戶准入、資産評估、抵押擔保、信貸流程上進行針對性創新,就不能滿足這些形成新動能的産業發展資金需求。

(三)融資促進機制不完善導致金融資源配置出現結構性失衡

政府爲戰略性新興産業和現代農業提供的財政性資金支持覆蓋面很低,各類財政發展基金及風險損失補償基金相對不足,使戰略性新興産業、農業産業發展後續乏力。尤其政府政策性融資擔保體系功效還不完善,保險機構提供商業保險産品也不多,這種融資擔保現狀,使大量中小戰略性新興産業和農業企業陷入融資擔保難的泥潭,也讓銀行機構信貸望而卻步。

(四)金融生態環境優化不足導致金融資源配置出現結構性失衡

近年來,政府日益重視誠信環境的治理,全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也取得了長足發展。但是,由于長期以來信用機制缺失,對不講信用者缺乏懲罰機制,造成失信者獲利、守信者吃虧,加劇了金融資源配置的結構性失衡。再好比法制環境欠佳,一些企業利用破産法的不完善,以破産逃避還債,進而導致大量銀行壞賬的産生,“騙貸”、“逃廢債”現象屢禁不止。金融債權得不到充实、有效的执法保護,破壞了資金的正常循環,導致金融機構懼貸、畏貸。

三、金融助推新舊能轉換進行創新的著力點

(一)政府對金融創新應發揮引導扶持職能

切实发挥政府基金的引领和杠杆作用,整合优化种种扶持企业贷款的政府资金,为新旧动能转换提供多元化投融资支持。解决投融资平台公司结构不完善、单体规模小、市场化水平低、融资能力弱等问题,提升专业化运作和融资能力。探索实施政府、银行、保险公司、担保公司、企业五位一体“金融聚力”计划,通过融资增信、风险赔偿、风险分管等方式,撬动融资担保机构、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支持。如建设贷款风险赔偿机制,针对小微、涉农和外贸企业贷款设立政府风险赔偿基金或政策性担保公司,引导金融资源向“三农”和小微企业倾斜,实现农村金融与“三农”、小微企业的共赢生长。扶持当地生长前景较好的企业通过在主板、创业板等资本市场上市融資,并给予一定补助,推动切合条件的企业在境内外多条理资本市场上市融資。引导互联网金融创新服务于实体经济,建设长效羁系机制,规范互联网金融有序生长。

(二)金融機構要立足實體經濟轉型升級提供金融支持

金融機構應主動圍繞當前中央、省委的經濟發展戰略,明確自身在各經濟領域的發展戰略,助推新舊動能轉換。落實差別化信貸政策,加大新舊動能轉換信貸精准投放力度。引導銀行業調整信貸投向,優化信貸結構,合理配置信貸資源,加大對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戰略性新興産業、先進制造業等重點領域的金融支持力度,逐步提高實體經濟貸款占全部貸款比例、實體經濟貸款中轉型升級項目貸款比例、貸存比例,將“三個比例”納入金融業發展績效考核。對産能過剩企業不得給予授信,對長期虧損、失去清償能力和市場競爭力的“僵屍企業”,或環保、宁静生産不達標且整改無望的企業及落後産能,堅決壓縮退出相關貸款。加大對重點新興産業項目的信貸資金供給,加大中長期貸款投入,加大對具有技術優勢的創新型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支持,支持中小微企業做精做優做強。鼎力大举發展産業鏈金融,開發建设供應鏈融資模式、應收賬款融資模式,提升金融支持的質量和水平。證券公司應立足于改善當前實體經濟偏重于間接融資狀況,加速創新中小企業債、公司債與票據等融資工具;保險公司應充实發揮保險的風險保障功效,爲實體經濟保駕護航。

(三)金融創新要圍繞提升服務水平增加新供給

要在推動傳統金融業務轉型的同時,創新發展科技金融、互聯網金融、綠色金融、文化金融、養老金融、共享金融等新興金融業態,有效支持創新企業和新興産業發展。不斷完善科技金融服務體系,優化科技金融供給結構,加大知識産權質押融資力度。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開發綠色金融産品,加大對綠色企業和項目的資金支持力度。不斷改善小微企業、“三農”等单薄領域的金融服務,持續提升普惠金融服務的覆蓋率、可得性和滿意度。要順應混業經營趨勢,鼎力大举推進金融産品和服務創新,積極發展股權質押融資、投貸聯動、債轉股、貸款保證保險等跨界金融業務,通過高適配性的金融創新和服務提升,釋放新需求,創造新供給。

(四)協調好政府、金融機構和企業的關系

政府應在財政資助、稅收優惠、金融監管、信用體系、公共服務等方面爲企業營造良好的發展環境。要積極搭建銀企對接平台,搭建好互聯網信息傳遞平台,既讓企業能借助平台發布融資需求,也讓金融機構能及時調整業務偏向。發揮好財政資金的放大和杠杆功效,對處發展初期的創新型中小企業,通過貼息、財政補貼和稅收優惠等直接補助方式切實減輕企業負擔;通過建设企業數據共享平台、企業信用檔案、信用評價體系,對中小企業誠信形成有效激勵,使其成爲支撐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一環。金融機構要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在融資流程上進行優化,減少審批流程。企業也要緊盯中央、省委新舊動能轉換政策導向,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加強內部治理、找對發展偏向、做好戰略規劃,爲金融機構規避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