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政策解讀

政策解讀·聚焦中央经济事情聚会会议③:精准脱贫,下一步该怎么干

來源:人民日報   时间:2017-12-29 09:35:09  浏覽量:   【字体:

在扶貧的路上,決不落下一個貧困家庭,決不丟下一個貧困群衆。打贏脫貧攻堅戰,是推動高質量發展,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大任務。中央經濟事情會議強調,要保證現行標准下的脫貧質量,瞄准特定貧困群衆精准幫扶,向深度貧困地區聚焦發力,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

保證脫貧質量,消除區域性整體貧困

脫貧目標實現沒實現,是权衡脫貧質量的硬杠杠。

吐門巴乙拉曾是內蒙古科爾沁左翼後旗巴彥毛都蘇木(鄉)莫麥嘎查(村)出了名的貧困戶,前年在農行由政府貼息貸款5萬元買了5頭小牛,現在5頭牛變成13頭,全部育肥後能賣10多萬元。小夥子憨厚地笑著:“我在四周礦山打工還有一份收入,養牛主要是媳婦在忙,好政策讓我脫了貧。”

5年來,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6000多萬貧困人口穩定脫貧,年均減貧1300萬人以上,貧困發生率從10.2%下降到4%以下。

考察脫貧質量,既要在過程中動態考察,也要在結果上靜態考察。是不是實現了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是不是實現了農村貧困人口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宁静有保障?是不是實現了貧困地區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幅度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指標接近全國平均水平?目前看,解決“兩不愁”問題相對容易,做到“三保障”、提高“兩水平”,仍需加力。

保證脫貧質量,需要提高市場機制的益貧性。中央黨校教授曾業松体现,在貧困地區通過合理配置資源,讓市場發揮長效作用,這種機制所産生的效益溢出就是益貧性,扶貧效果持久。

吐门巴乙拉家的脱贫质量靠得住。内蒙古科尔沁牛业公司通过“公司 基地 大户带农户”的模式,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和资金,农户按公司的要求进行饲养和短期育肥,按协议价把牛卖给公司。科左后旗委书记刘世海说:“利益联结纽带稳固,脱贫质量才气稳得住。”

要依據現行標准,嚴格法式。以2010年2300元扶貧標准,到2020年實現脫貧,這是既定目標,必須嚴防數字脫貧、虛假脫貧。國務院扶貧辦綜合司司長蘇國霞說:“要堅持標准、實事求是,既要防止急躁症,又要防止拖延病。”

一方面,要科學確定脫貧目標,科學調整修訂市、縣、鎮、村脫貧攻堅路線圖、任務書、時間表,嚴防層層加碼,嚴把退出關口。另一方面,從嚴督導考評,建设健全“月通報、季點評、半年初評、年終考評”督導考核體系,確保退出精准。

聚力深度貧困,堅決不留“鍋底”

深度貧困是脫貧攻堅的重中之重,難中之難。現有貧困大多集中在深度貧困地區,這些地區多是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發展滯後,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人均可支配收入低,集體經濟单薄。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体现,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是硬仗中的硬仗,必須給予越发集中的支持,接纳越发有效的舉措。

西藏、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和四川涼山州、雲南怒江州、甘肅臨夏州(簡稱“三區三州”),以及貧困發生率超過18%的貧困縣和貧困發生率超過20%的貧困村,是脫貧攻堅中的硬骨頭,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的關鍵之策。中央和國家機關有關部門落實行業主管責任,對“三區三州”和其他深度貧困地區、深度貧困問題,予以統籌支持解決。解決轄區內深度貧困問題由省裏確定貧困縣、貧困鄉鎮、貧困村,還要出台新的政策和措施。

加大投入支持力度,形成支持协力。新增脫貧攻堅資金主要用于深度貧困地區,新增脫貧攻堅項目主要结构于深度貧困地區,新增脫貧攻堅舉措主要集中于深度貧困地區。惠民項目要向深度貧困地區傾斜,深度貧困地區新增涉農資金要集中整适用于脫貧攻堅項目,各級財政要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轉移支付規模。

深度貧困被形象地比作“鍋底”,深度貧困問題不解決,就談不上打贏脫貧攻堅戰,必須出很是之策,用很是之力。

激發貧困人口的內生動力

堅持精准扶貧精准脫貧,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基本方略。

精准扶貧,對象精准是前提。安徽省嶽西縣主簿鎮白果村黨支部副書記楊堂旺說:“扶貧對象的精准,是一個動態跟蹤的過程。扶貧對象禁绝,什麽都別談。”白果村村民褚江海一家2015年出列,妻子去年患上重病,到目前已花費13萬元,褚江海又返貧了。

體系化精准是關鍵。要在扶持對象、項目部署、資金使用、措施到戶、因村派人(第一書記)、脫貧成效這6個維度上實現精准,想辦法、出實招、見真效。

覆蓋精准是保證。要有效實施“四個一批”的扶貧攻堅行動計劃,通過扶持生産和就業發展一批,通過移民搬遷安置一批,通過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過醫療救助扶持一批,實現貧困人口精准脫貧。

精准扶貧,貧困戶的獲得感實實在在。康健兜底機制改變了褚江海一家。妻子的醫療款總共報銷了9萬多元,自付的部门民政兜底還將解決一泰半。

劉永富体现,要堅持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因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區別差异情況,做到對症下藥、精准滴灌、靶向治療,不搞洪流漫灌、走馬觀花、大而化之。

打造一支不走的扶貧事情隊是脫貧攻堅強有力的組織保障。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實行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事情機制。中西部22個省份的黨政主要領導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立下軍令狀,進行嚴格的考核評估。脫貧攻堅期內,832個縣的縣委書記、縣長要保持穩定。

從中央、省、市、縣四級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抽調“第一書記”和駐村事情隊員,在崗近百萬人,累計下派已近300萬人。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每年增長30%以上。在金融投入上,“5萬元以下、三年以內、免擔保免抵押、銀行按基准利率放貸、扶貧資金全額貼息、縣建風險基金”的金融産品已經達到3800億元。

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是脫貧攻堅的長久之計。曾業松說,要取消一些貧困群衆“等靠要”心態,發動種養大戶、産業能人、新型主體,通過示範培訓掌握技術,做給農民看,帶著農民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