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熱點聚焦

四年3000億,華夏幸福的“零成本融資術”

來源:透視   时间:2018-04-08 15:47:51  浏覽量:   【字体:

導讀:四年融資3000個億,不通過銀行,不通過股市,不知道這樣的企業和企業融資方式在中國還有几多這樣的類似企業。

民營企業的身份,産業新城的不確定性,收益的未知性,抵押物的缺乏,再加上曆年來負債率過度高企和不斷增加的短期償債壓力,注定了華夏幸福不行能過多指望銀行貸款。我們來看一下華夏幸福2015年財報,即便這時候的華夏幸福已經市值近800億,總資産近1700億,品牌知名度如日中天的超大型企業,但是其全年銀行貸款金額卻只占整體融資金額的26.94%,不到三分之一。

情勢所迫,華夏幸福硬生生將自己修煉成了融資妙手,翻閱華夏幸福的報表和通告,你會感覺這家公司就是一本“花式融資百科全書”,在中國能運用的融資方式,華夏幸福幾乎都嘗試了一遍。

隨著華夏幸福宣布了2017年年報數據,針對華夏幸福年報數據做一下解讀,也整理了一下所有對于華夏幸福的理解,僅供參考

一、華夏幸福目前的商業模式

微信图片_20180408155112.jpg

從圖中可以看出,華夏幸福的開發業務範圍涉及一級開發、二級開發兩個階段,以上兩個階段做完,還會涉及到園區招商、治理、運營、企業服務等環節的最終階段,難度依次遞增。

二、華夏幸福商業模式中的痛點

1.想要政府錢不容易:

我們仔細看看華夏幸福商業模式中最重要的對象:政府。一級開發需要自己先墊錢做完找政府結賬,二級開發需要自己出錢從政府手裏拿地、建設也需要自己出錢,園區招商落地返還也要找政府拿錢。

那這個時候就會有一個疑問,政府會及時給錢嗎?政府有錢給嗎?政府在話語權和职位上都是遠高于企業的,所以決定了華夏幸福的相對弱勢。看組數據:2011-2017年,應收款賬款依次爲3億、14億、17億、51億、71億、95億、189億。

2.巨大的融資需求:

微信图片_20180408155310.jpg

2017年末,短期借款+長期借款+應付債券=828.7億

3.産業新城想乐成,極其複雜,難度極高:

如果綜合來看,可以認爲華夏幸福是一座都市的設計者、開發者與運營者,想作爲一座都市的乐成設計者,開發者,運營者,涉及的方面那真的很是複雜、而要把所有元素融合更是難上加難。

微信图片_20180408155412.jpg

如果開發不乐成,那麽在拿地方面、政府回款方面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而且前期資金全是自己先行墊付的。

4.開發周期長、投資大,收益見效慢。

三、華夏幸福商業模式中的優點

由于和政府簽訂的PPP協議具有排他性,以及一二級開發聯動的業務,所以在園區拿地方面會有相比于其他任何房企絕對的優勢(雖然名義上都是統一走招拍挂法式,價高者得。但園區是華夏幸福自己規劃,哪塊地值几多錢沒人會比華夏幸福更清楚,價低可以拍下來自己開發銷售,如果高溢價完全可以讓給其他友商,而友商的拍地款會進入政府財政池,最終又會成爲政府的支付款再次回到華夏幸福手裏。另外,沒有任何一家企業敢于在園區內跟華夏幸福競爭叫板,畢竟從規劃到建設都是華夏幸福一手運作,隨便控制一下開發節奏,小企業分分鍾會被拖垮,大企業也會承擔更長的時間成本。),由于華夏幸福模式的特殊性,也並不需要像其他房企一樣囤積大量的土地(许多政府的財政收入裏土地收入一直維持在50%左右,在一些落後低稅收地區土地收入占比更大,政府是否有錢給華夏幸福結算費用很洪流平上取決于賣出了几多地。華夏幸福作爲政府的大債主,政府結算時候也更傾向于用土地去頂賬,所以對政府的應收款項也可以理解爲華夏幸福另類的土地儲備),在面對變化莫測的房地産政策上,這點優勢顯得尤爲重要,地産牛市可以快速換成地去開發享受高額利潤,地産熊市可以繼續期待著應收款慢慢結算成現金。華夏幸福目前銷售額排在第九,卻是TOP20裏房企中土地儲備最少的,在今年也被評爲最穩健的房地産開發商。

華夏幸福和地方政府簽訂的PPP協議中,開發面積少則幾平方公裏,多則上百平方公裏,時間少則十幾年,多則半個世紀。如果一個區域開發乐成,那麽後期能在很少投入的情況下源源不斷的産生持續收入。可以這麽理解,類似于種樹,前期土地整理、施肥、澆水、打藥等精心照顧,全是投入項,後期果樹長大了,只需要簡單照顧,每年就能源源不斷地帶來很是可觀的收入。

華夏幸福擁有強大的招商平台,企業來園區投資,那麽政府會凭据45%比例的落地投資額給華夏幸福支付産業發展服務費用,如果華夏幸福入股了某家自己很是看好的落地企業30%股權,那麽在落地後除了能拿到一筆政府支付的産業發展服務費外,後期還能享受到該企業發展的紅利。這個模式賺起錢來爽極了,利潤率極高,甚至有點空手套白狼的意思。而且也是輕資産業務,後期各個園區成熟了,華夏幸福一定會轉型成一家輕資産企業。

四、華夏幸福能幹成這麽複雜的事情嗎

那我們就來細數下華夏幸福的各路武功吧

第一招:選址

選址是重中之重,選址對了,事半功倍,選址錯了,寸步難行。

微信图片_20180408155655.jpg

未來都市的發展,一定是以都市群的方式推動,華夏幸福在拓展结构方面,緊跟國家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一帶一路建設的三大戰略,國內重點结构環渤海、長三角以及珠三角三大地區,同時關注人口持續流入的、産業發展良好的重點省會都市、機會型都市,鎖定國家九大中心都市,结构全國15個都市群。對于外洋業務,集團子公司華夏幸福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將積極拓展,以東南亞現有業務爲焦点,圍繞大型焦点都市快速结构,以産業新城模式推動當地的經濟發展與都市建設。優質土地是稀缺而唯一的資源,誰先占領,誰就具有天然的優勢。

第二招:規劃

規劃是頂層設計,是發展的偏向,指引:像固安的規劃,當年在手裏現金匮乏的階段依然花3000萬請羅蘭貝格做産業發展規劃,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一張藍圖幹到底,越幹越有潛力。

微信图片_20180408155819.jpg

第三招:開發战略

華夏幸福三年百城的卡位战略基本完成,如果全部啓動,沒有科學的開發战略,那資金壓力可想而知。所以每個産業新城都是滾動開發,對于開發節奏也有紅線要求。一個園區上百億的投入不是一次性投入,通過滾動開發模式,以舊帶新,能緩解資金壓力。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036.jpg

第四招:招商

招商能力是焦点中的焦点,沒有産業,都市如何康健的持續發展?潛力又何在?沒有産業,華夏幸福在政府那裏就拿不到錢,所以華夏幸福在這塊很是重視,費盡心思打造了一個産業發展人數全球最多,人員結構最爲豐富,招商能力極強的4600人頂級團隊。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116.jpg

重點圍繞川普對我們打貿易戰的行業進行招商。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202.jpg

全球招商,儲備龐大的資源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248.jpg

爲擁有龐大的商業資源,積極對接行業圈層,不放過任何好機會。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329.jpg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333.jpg

據說華夏幸福的招商情報系統中,擁有比國家工信部還全面的企業數據,而且這些數據每天不斷更新,甚至精確到辦公室秘書的個人聯系方式。企業的需求華夏幸福很懂,所以對接的效率也很是高。

第五招:加速企業落地入園

差异的企業,有差异的需求,企業考慮在某地方落地,會有對交通成本、原料供應、産業聚集、勞工成本、建築成本、土地成本、生活設施、政府扶持政策、銀行貸款利率優惠等多方面考慮,華夏幸福在這方面有一套自己的打法。

(一)擁有焦点縣域的焦点地段,而且全國各地擁有百城,企業可選擇性大幅提高。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443.jpg

(二)針對差异區域,打造差异的産業集群,吸引相關的企業加入進來。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530.jpg

(三)爲企業提供一攬子政策設計與政策落實等綜合解決方案。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607.jpg

(四)爲客戶提供全程持續的服務。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643.jpg

(五)爲各個發展階段的企業提供資本幫助。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726.jpg

(六)打造宜居的新城。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804.jpg

五、華夏幸福目前做的怎麽樣

1.招商數據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920.jpg

從招商數據來看,招商增長迅猛,而且依然在繼續狂奔

2.園區結算數據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924.jpg

累計的收入池同樣增長迅猛。

3.現金流重要來源的房産銷售數據

微信图片_20180408160927.jpg

2017年由于環京調控政策,銷售冰凍,銷售增長放緩,但從2018年前兩月來看,非環京區域的嘉善等地銷售數據火爆,銷售額大幅增加,很有希望完成公司今年提出的2100億目標。

從上面三個焦点數據來看,華夏幸福總體上幹的很是不錯。

六、華夏幸福的焦点競爭優勢

1、戰略選址能力優勢明顯

卓越的選址能力成爲華夏幸福運營産業新城的護城河,焦点的都市和地段是一種稀缺而唯一的資源,目前華夏幸福百城卡位基本完成,未來只需要精耕細作。

産業發展能力國內領先

2、産業是經濟增長的動力之源,更是産業新城的立根之本。堅持以“産業優先”作爲焦点战略,通過龍頭引領産業聚集、創新與資本雙輪驅動的創新産業發展方式,憑借全球最大的4600人招商團隊,從産業研究規劃、産業落地謀劃、全球資源匹配、承載平台建設到全程服務運營,爲所在區域提供産業升級的全流程綜合解決方案。

微信图片_20180408161054.jpg

3、融資渠道多元化

由于華夏幸福對資金的需求很是龐大,所以在融資渠道方面進行的重點建設很是關鍵,目前與國內多家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建设了長期、穩定的戰略相助夥伴關系,授信額度富足、貸款利率穩定。同時積極開拓利用公司AAA級信用評級發行公司債券、中期票據、超短期融資券、PPP資産證券化等多渠道、多種類融資工具。2017年華夏幸福一共使用了21種融資方式,成爲了A股上市公司的融資教科書,並乐成把公司總體負債利率下降了一個百分點到6%,這在房地産行業裏,是極低的融資利率。

4、PPP模式遙遙領先

微信图片_20180408161219.jpg

5、建設宜居都市能力突出

微信图片_20180408161426.jpg

七、華夏幸福的未來

目前華夏幸福處于初級階段:産業新城還在陸續開發中,産業新城還在全國乃至全球複制中,百城裏達到後期運營治理的還只有固安一家,華夏幸福未來的路還很長,應收賬款依然會繼續猛增,近幾年還會保持著重資産,高負債,依然離不開房地産的現金流支撐,依然需要龐大的資金等等,面對的風險無處不在,業務太過于複雜,風險極難掌控。

根據統計顯示,從2012年~2016年4月份這4年多間,不依靠銀行貸款,華夏幸福一共從外部融得資金2974億元,涉及融資方式多達21種。

下面我們就簡單梳理一下華夏幸福眼花缭亂的産業新城融資術,希望能夠對參與園區PPP和産業新城PPP的社會資本有一些借鑒意義:

1、銷售輸血法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華夏幸福的“銷售輸血法”,那就是衆所周知的住宅銷售,這也是多年來華夏幸福業績支撐和血流順暢的關鍵保障。

全球企業界有一句人所共知的話:“現金流比利潤更重要!”由于産業新城開發曠日持久,現金流進出嚴重不匹配,如果沒有多年來住宅銷售的給力支持,別說做到如今的品牌規模,就連活下去都成問題。

我們來看一下華夏幸福曆年的住宅銷售額。2015年723.53億,2014年512.54億,2013年374.24億,2012年211.35億,白花花的住宅銷售回款是華夏幸福規模迅速膨脹和産業新城全國各处開花的重要保證。

2、信托借款

信托借款曆年來都是占華夏幸福最大比例的融資形式,雖然信托融資成本是所有融資形式中最高的,但由于門檻較低,選擇面廣,數額巨大,一直是地産公司最爲倚賴的融資手段。好比2015年4月,華夏幸福的下屬公司大廠華夏就向大業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借款金額25億元。

信托占總體融資比例2012年達到73%,2014年和2013年,也分別占到44%和43%,2015年,信托融資總規模達到190億元,爲40%,由此也可以看到,早期華夏幸福必須越发依托于高成本、低門檻的信托融資,隨著規模的增加、品牌知名度的提升,融資渠道也開始逐漸拓寬,高成本信托融資的比例也在逐漸降低。

3、公司債

2016年3月29日,華夏幸福第二期公司債券發行完畢,發行規模30億元,期限5年,在第3年末附公司上調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票面利率5.19%。2015年開始房地産行業的資金面寬松,整體融資成本下降是個普遍趨勢,從2015年二季度開始的公司債發行大潮舊很能說明問題,许多公司債成本都在5%左右。這個趨勢一直延續到2016年一季度,華夏幸福從2015年開始連續幾筆低成本的公司債發行,也乐成將其平均融資成本從9.64%拉低到7.92%。這對華夏幸福節省利息支出、提升利潤率可是起到關鍵性作用的。

4、夾層融資

什麽是夾層融資?說白了就是明股暗債,外貌上看起來是股權轉讓,但實際約定未來回購,並以差價作爲利息或支付約定利息,由于介入股債之間,故曰“夾層”。

華夏幸福很是擅長這種靈活機動的融資形式。例如2013年11月,由華澳信托募資10億元,投入華夏幸福旗下的北京豐科建。其中向北京豐科建增資7.6億元,向北京豐科建提供信托貸款2.4億元。交易完成後,華澳信托對豐科建持股66.67%,九通投資持股33.33%。這樣一來,華夏幸福變成了“小股操盤”的形式。

這種夾層融資最大得好處還在于財務報表更漂亮。這個怎麽理解?由于華夏幸福成爲了小股東,豐科建不再進行並表,那麽豐科建的負債也不再體現在華夏幸福的合並報表之中,成爲表外負債,這樣無疑就優化了資産負債表,是現在很流行的一種財務處理方式。

這種夾層融資華夏幸福屢試不爽。隨後幾年時間,華夏幸福又分別與華鑫信托、長江財富、平安信托等衆多信托公司故技重施,把旗下公司股權轉讓或直接增資,華鑫信托、平安信托和長江財富等都有經營收益權,並可以在相應的時間內選擇靈活的退出方式。

5、售後回租式融資租賃

這也是華夏幸福很是擅長的融資方式,絕對的“變廢爲寶”。名字聽起來比較複雜,但一看實例各人很容易明白。2014年3月,大廠回族自治縣鼎鴻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以其所擁有的大廠潮白河工業園區地下管網,以售後回租方式向中國外貿金融租賃有限公司融資3億元,年租息率7.0725%,爲期兩年。

也就是說,華夏幸福把工業園區的地下管線賣給融資租賃公司,該公司再把管線回租給華夏幸福,華夏幸福每年付給該公司租金(3億元*7.0725%),並在每隔半年不等額的償還本金,直到2年後即是實際上以3億元的總價格回購這些管線。

2014年5月,吃到甜頭的華夏幸福又跟中國外貿金融租賃有限公司做了一筆幾乎一模一樣的買賣,以2.86億元再次把一部门園區地下管線賣給中國外貿金融租賃有限公司,年租息率則自制了一些,6.15%,依然是兩年後回購完畢。

顯然,華夏幸福以遠遠低于其他融資形式的成本,用沒有任何現金流價值的地下管線,獲得了近6億元的真金白銀,以華夏幸福項目的收益率,在覆蓋這些成本的基礎上還能有相當不錯的收成,應該說是一筆十分劃算的融資交易。

6、債務重組

這也是華夏幸福一種巧妙的玩法,債務快到期了,就來個乾坤大挪移,將這筆債務轉讓給別家,相當于延長了還款日期,或者說就是又借到一筆新的融資。

2014年8月28日,恒豐銀行對華夏幸福子公司三浦威特享有8億元債權即將到期,經過幾方商量,恒豐銀行將標的債權轉讓給長城資管,三浦威特接受該項債務重組。債務重組期限爲30個月。相當于延長了對銀行的還款期限,將融資期限延長了30個月。

債務重組期限爲30個月,長城資産對三浦威特的重組收益爲:從2014年9月至2015年9月凭据未償還重組債務本金的8%/年計算,日利率=8%÷360;從2015年9月至2017年3月凭据未償還重組債務本金的12%/年計算,日利率=12%÷360。逾期還款的,逾期罰息利率按重組利率上浮30%計算。不能按時支付的利息,按罰息利率計收複利。

7、債權轉讓

這其實跟前面的債務重組很像,這是一種較爲常見的融資形式,即將自己享有的債權以一定現金作價賣給第三方,相當于以一定的成本提前接纳了這部门現金,加速了債權盤活和資金周轉速度,许多處于快速擴張期的公司都會傾向于接纳這種融資方式。

2014年3月8日,同屬華夏幸福旗下的京禦地産和大廠華夏之間的債務協議就被做了這樣的文章。由于京禦地産還欠大廠華夏19.78億元,大廠華夏以其中到期的18.85億元作價15億元賣給信達資産。這樣一來,其中的3.85億元就相當于大廠華夏提前收回現金的成本。

在大廠華夏提前收回現金興高采烈地離場後,京禦地産日子也並不難過。因爲這些債務的重組寬限期爲36個月,分12期償還,且前兩次都是每3個月5000萬的償還額,還比較輕松,9個月之後要還2億元的時候,已經是年底結算,全國項目都在回款,可以說節奏的拿捏讓自己很是舒服。

3月14日發生了另一次債權融資。京禦地産擬將其持有的對天津幸福100180萬元的債權轉讓給天方資産,天方資産向京禦地産支付債權轉讓價款10億元。債權轉讓後,債務重組期限爲2年。天津幸福將債務本金中的10億萬元于債務重組期限屆滿時一次性支付給天方資産;資金占用費由天津幸福自債務重組開始之日起按季支付至天方資産指定賬戶,資金占用費費率爲債務重組金額的9.8%/年。這與上一筆融資除了在還債期限和方式上有別之外,基本大同小異。

8、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

華夏幸福做過兩種應收賬款收益權的轉讓。

第一種是《商品房買賣条约》項下可收取的待付購房款,這個比較容易理解。2016年3月9日,華夏幸福與平安信托簽署《應收賬款買賣協議》,由平安信托設立信托計劃,以信托計劃項下信托資金爲限購買華夏幸福享有的標的應收賬款中的初始應收賬款,以應收賬款現金流回款余額爲限循環購買公司享有的標的應收賬款中的循環購買應收賬款。現金流回款余額指扣除由監管銀行凭据平安信托指令將應收賬款現金流回款中的相應款項從應收賬款收款賬戶劃轉至信托財産專戶後的余額。初始應收賬款的買賣價款爲20億元;循環購買應收賬款的買賣價款爲應收賬款的賬面值,循環購買部门累計不超過100億元。

聽起來很複雜,其實就把未來要收到的錢提前先賣給平安信托,以一定的融資成本提前回流現金,與上面的債權轉讓大同小異。

第二種就比較特殊了,是對地方政府享有的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2015年7月30日,華夏幸福子公司九通投資將其正当持有的大廠鼎鴻對大廠回族自治縣財政局享有的應收賬款人民幣8億元,以及嘉興鼎泰對長三角嘉善科技商務服務區治理委員會享有的應收賬款人民幣7億,共計15億元的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給彙添富資本。九通投資擬于目標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期滿12個月後,向彙添富資本回購目標應收賬款收益權。

也就是說,名爲轉讓,實爲抵押。了解華夏幸福模式的人都知道,這些應收賬款主要是地方政府應該支付給華夏幸福招商落地投資額45%的産業發展服務費用,約定是最多5年支付,實際上什麽時候還,或者說到底還不還就真不清楚了。華夏幸福用這兩筆不知道什麽時候能還的應收賬款換來15億真金白銀用一年,絕對也是一筆超級劃算的買賣,彙添富資本也不在乎這筆錢到底還不還,横竖有的利息賺也很開心。

值的一提的是,這麽好的交易,華夏幸福這5年來只做過2筆,分別是2012年對東莞信托的一筆,以及2015年對彙添富的這一筆,在總體融資規模的比例可謂九牛之一毛。2015年底華夏幸福報表裏的應收賬款已經高達72億元,是個很是危險的存在,華夏幸福肯定也希望能夠多抵押一些,但是很顯然,金融機構也很是擔心這些“隱雷”的威脅,一旦爆炸破壞力非同小可,因此多年來敢于刀口舔血者寥寥無幾。

9、資産支持證券(ABS)

自2014年11月11月資産證券化備案制新規出台以來,交易所資産支持證券發行規模2015年呈現明顯加速增長。由于在降息周期和金融市場“優質資産荒”的大配景下,各類投資機構對資産支持證券需求旺盛,華夏幸福也希望能夠在其中分一杯羹。

2015年11月23日,上海富誠海富通資産治理有限公司擬設立“華夏幸福物業一期資産支持專項計劃”,以專項計劃募集資金購買幸福物業所享有的物業費債權及其他權利,以基于物業費債權及其他權利所獲得的收益作爲支付資産支持證券持有人本金及收益資金來源。此次專項計劃將于上海證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此次專項計劃發行總規模不超過24億元,其中優先級資産支持證券面向及格投資者發行,發行對象不超過二百人,規模不超過23億元;次級資産支持證券由幸福物業認購。

發行期限方面,專項計劃優先級資産支持證券擬分爲五檔,預期期限分別爲1年、2年、3年、4年及5年,次級資産支持證券期限爲5年。

華夏幸福体现,此次募集資金主要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幸福物業簽署《差額支付承諾函》,對專項計劃資金不足以支付優先級資産支持證券持有人預期收益和未償本金余額的差額部门承擔補足義務。華夏幸福爲幸福物業在《差額支付承諾函》項下的義務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10、特定收益權轉讓

這其實與平安信托的那一筆商品房應收賬款買賣協議如出一轍,但更規模更小更直接一些。2014年6月19日,大廠華夏、大廠京禦地産、京禦幸福、京禦地産、香河京禦、固安京禦幸福气別與信風投資治理有限公司簽署《特定資産收益權轉讓協議》,約定轉讓偏向信風投資轉讓特定資産收益權,特定資産爲轉讓方與付款人已簽訂的《商品房買賣条约》項下除首付款外的購房款項,轉讓價款分別爲6300萬元、1300萬元、5200萬元、8400萬元、2200萬元、8600萬元。

11、股權收益權轉讓

2015年7月16日,建行廊坊分行以5.5億元的價格受讓九通投資持有的三浦威特30.9%股權的股權收益權,九通投資擬于該股權收益權轉讓期滿24個月後,向建行廊坊分行回購標的股權的股權收益權。這種融資本質上與上面的債權轉讓、特定資産收益權轉讓等等都是一樣的,是一種預期收益權的抵押借款,無非是標的物的區別而已。

12、戰略引資

战略引资,不是简朴的财政性融资,入资方是要实实在在加入经营治理,并凭据持股比例享受经营收益的。好比2013年10月,资产治理公司天方资产就向中原幸福旗下的孙公司九通投资其中注资30亿元,13.9亿元进入注冊资本,16.1亿元进入资本公积。注资后,中原幸福的子公司京御地产持有其55%股权,天方资产持有其45%股权。

天方資産進入後,不僅派人進駐董事會,參與經營治理,並享受九通投資的投資收益、利潤分紅。華夏幸福屢屢利用這種讓渡股權和收益的模式增強資本實力,能夠實現更快地擴張。

13、關聯方借款

華夏幸福還有幾個重要的關聯方,都是銀行系統的,這也給自己開辟了一條更便利的融資渠道。2014年,華夏幸福的兩個間接控股子公司三浦威特和大廠鼎鴻分別向廊坊銀行營業部借款人民幣5800萬元、3400萬元,借款期限均爲1年,借款利率均爲9%左右。而廊坊銀行正是華夏幸福的關聯方:公司董事長王文學擔任廊坊銀行董事,公司董事郭紹增擔任廊坊銀行副董事長。

同樣的借款還有许多次。好比2015年9月9日,三浦威特向廊坊城郊聯社借款人民幣1億元,借款期限爲1年,借款利率爲6.955%。公司董事郭紹增任廊坊城郊聯社理事,因此廊坊城郊聯社同樣是華夏幸福的關聯方。

14、特殊信托計劃

2015年5月26日,華夏幸福的兩家下屬公司,三浦威特對廊坊華夏享有3億元債權,三浦威特以這3億元債權作爲基礎資産,委托西藏信托設立信托計劃,信托項目存續期預計爲12個月,西藏信托同意受讓標的債權,轉讓對價爲3億元,三浦威特承諾將于信托終止日前的任一核算日按《債權轉讓協議》約定支付標的債權回購款項。

15、夾層式資管計劃

華夏幸福很是擅長和資産治理公司達成這種資管計劃,來進行短期的融資。2015年,華夏幸福及兩家下屬公司京禦地産、華夏新城與大成創新、湘財證券這兩家公司簽署相關文件,涉及大成創新發行的專項資産治理計劃向華夏新城增資4億元,湘財證券治理的荟萃資産治理計劃或推薦的客戶將認購大成創新發行的專項資産治理計劃。大成創新有權自出資日起滿12個月後,與京禦地産簽署《股權受讓条约》退出華夏新城。

資管計劃的整體形式與上述的戰略引資模式相似,本質也是一種夾層融資。類似這種資管增資,僅2015年一年時間華夏幸福就運用了15次之多,涉及資管公司包罗歌斐資産、金元百利、平安大華、恒天財富等。

16、定向增發

2016年1月18日,華夏幸福渴盼已久的定向增發完成了資金的募集,最終爲華夏幸福拿到了69億元的真金白銀。定向增發這種股票類融資沒有利息成本支出,增加了淨資産規模,又能夠快速填補資本缺口,堪稱“一本萬利”。

17、委托貸款

委托貸款名爲貸款,卻不是銀行貸款。說直白一些就是“私人借款”,但經過銀行這一道口使得借貸正当化。好比A給B錢,有2種要领,一種是A委托銀行放貸款,銀行找到B,銀行收取中間業務費和賬戶治理費,A拿到高于銀行的利息,B拿到錢;另一種是AB委托銀行成爲中介人以使借貸正当化,銀行收個手續費,A拿到協定利息,B拿到錢。由于這些年委托貸款屢屢用于地下融資、助推股市和樓市泡沫,自身也蘊含著许多潛在風險,故而一直受到銀監會的強烈打壓。

2013年之前,華夏幸福較少使用這種貸款形式,但隨著2014年資金需求量爆發,華夏幸福也開始頻頻使用委托貸款,如2015年11月,大廠孔雀城與金元百利、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簽署《人民幣單位委托貸款借款条约》,借款金額7億元。

18、銀團貸款

银团贷款是一家或数家银行牵头,多家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加入而组成的银行团体(Banking Group)接纳同一贷款协议,按商定的期限和条件向同一借款人提供融资的贷款方式。对于工业地产商而言,这些抱团银行对你的信心,往往比成堆的黄金更值钱。

銀團貸款在外洋融資市場上比較常見,不得不說,華夏幸福又開了産業地産商的一個先河。2014年10月,華夏幸福間接控股子公司三浦威特從固安縣農信社、廊坊城郊農信社、永清縣農信社、大城縣農信社及三河市農信社組成的社團貸款人貸款1億元,期限爲1年,借款利率爲8.5%。

19、銀行承兌

這是華夏幸福在2015年新開發出的一種融資手段,也稱爲“銀承”或“銀票”,英文叫做“Bank'sAcceptanceBill”。華夏幸福在2015年一共用了3次,如2015年3月11日,華夏幸福下屬公司三浦威特與滄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固安支行簽署《銀行承兌協議》,票面金額共計2億元,承兌金額1億元。

20、短期融資券

和银承一样都是短期融资的利器。2015年5月26日,中原幸福控股子公司九通基业投资有限公司拟向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申请注冊刊行不凌驾人民币28亿元的短期融资券,刊行期限1年。

21、股票質押和對外擔保

嚴格來講,這個股票質押和對外擔保都不算華夏幸福的融資行爲,前者是它的控股股東華夏控股的行爲,後者是華夏系公司之間爲了融資而進行的擔保行爲。但是由于這些行爲都與華夏幸福的融資息息相關,我們也在最後把它們列入進來。

在華夏幸福及其下屬公司的许多融資中,華夏控股以及實際控制人王文學都附有連帶擔保責任,再加上華夏控股自身的産業和投融資也需要大量的質押融資和各類擔保。拿什麽擔保?主要靠華夏控股與王文學手中持有的華夏幸福股票。

在融資岑岭時期,如2015年1月,華夏控股將持有華夏幸福股票中的88%都質押了出去,當時也正是處于華夏幸福股票的岑岭期(約50元/股),在5月份之前的整個大牛市中,華夏控股的這個質押比率一直處于80%以上,原理顯而易見,股價越高,就越應該質押更多的股票以套取更多的真金白銀。

而到了2016年3月,華夏幸福的股價處于低谷期(約23元/股),再加上大量公司債發行與定向增發的完成,現金充沛,華夏控股也明顯減少了股票質押的規模,持有華夏幸福股票的質押比例只剩下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