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熱點聚焦

一位經濟學家眼中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之三:什麽理念

來源:中國發展網   时间:2018-03-21 09:28:37  浏覽量:   【字体:

摘要:纵然是您搞技術創新也要掌握主體是誰,要分清:誰是“産婦”?誰是“助産婆”?這個問題要搞清楚。應該說,企業以及企業裏邊千千萬萬個企業家、勞動者是産婆,是産婦,是他們孕育創新,而政府只是創新的“助産婆”,要把政府“助産婆”跟企業的“産婆”關系掰扯清楚。

編者按:2018年初,國務院批複同意了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方案批複後,山東省委省政府及全省上下都以"新舊動能轉換"爲事情重心、中心,探索促進新舊動能轉換、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之路。3月13日、14日全國兩會期間,著名經濟學家、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常修澤赴山東連續作了兩場題爲《關于新舊動能轉換問題研究》的學術報告。

常修泽教授以他的转型经济学著作为理论基本,紧密结合当前世界和中国实际,基于山东的最新情况,深刻论述了新旧动能转换“为什么、是什么、什么理念、怎么办”四大命题。陈诉思想深刻,看法奇特。不仅对山东,也对全国的新旧动能转换事情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中國發展網摘取了常修泽教授在这两期讲座中的部门内容进行原文刊登。文中所述,仅代表常修泽教授小我私家看法。

微信图片_20180321091529.jpg

图为常修泽教授2018年3月13日在山东省委组织部干部学院作“新旧动能转换”主题陈诉。邱玮 供图

“什麽理念”:“新舊動能轉換”要樹立五大理念

中国经济导报、中國發展網 记者尹明波报道

常修澤教授說,新舊動能轉換需要樹立五大理念,就是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和共享,但要有新思維。

關于“創新”

現在人們把“創新”普遍理解成技術創新,是不妥的。現在我們講的創新應是升級版的創新,是2.0版的創新。原來講的多是科技創新,雖然有時也講制度創新、理論創新,但更多的是技術創新。中央提出創新的定位是“四創加一等”,“四加N”模型,即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文化創新加一個“等”字。“新”這裏邊它不只是技術創新,還包罗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文化創新等各方面的創新。特別應該關注的是體制創新。我調查了山東幾個縣的情況,感覺到我們體制上的創新空間很大。山東既然要作爲一個試驗田,有的地方搞新舊動能轉換試驗區,我建議搞“雙驅動(制度創新、科技創新雙驅動)的試驗區”,恐怕要用革新的辦法來解決深層的問題。纵然是您搞技術創新也要掌握主體是誰,要分清:誰是“産婦”?誰是“助産婆”?這個問題要搞清楚。應該說,企業以及企業裏邊千千萬萬個企業家、勞動者是産婆,是産婦,是他們孕育創新,而政府只是創新的“助産婆”,要把政府“助産婆”跟企業的“産婆”關系掰扯清楚。

關于協調

我們現在一般講的協調是小協調。從全國角度來講,恐怕更多的要關注區域的大協調。在目前這個形勢下,建議我們山東的幹部,從整個區域的大視角來看,要關注一下“大灣區”問題。跟我們山東有關的,將在有3個大灣區會相繼出現。第一個就是粵港澳大灣區,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十一個都市;第二個是滬杭甬大灣區,就是上海、杭州、甯波,也就是杭州灣大灣區;第三個,再過若幹年,就是渤海灣大灣區,包罗天津、北京、山東、河北、遼甯,特別是渤海灣的南岸,比北岸活力要強一些。從全世界來看,新動能的出現和替代舊動能,集中的地方,就是大灣區,美國的舊金山大灣區,日本的東京灣大灣區,都是世界創新的閃光之地。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現在就是要先打造粵港澳大灣區。我們現在講協調,要有大思路的協調觀,需要要掌握人類創新演變的大趨勢。

關于綠色

綠色:一方面我們要掌握“金山銀山”,另一方面要講環境産權和環境人權。不光是金山銀山,而且還有一個環境産權和環境人權。2009年我出书了《廣義産權論》,就是說對“産權”要拓寬思路。廣義産權。廣在哪裏?第一,廣在天上,天上有産權,就是環境産權;第二,廣在地上地下,有産權,就是自然資源産權;第三,天地之間人有産權,天地之間是堂堂正正的人,各種各樣的人力資本産權。所以,我的《廣義産權論》的第一要義就是廣領域,廣到天,廣到地,廣到人。綠色要講環境産權和環境人權

關于開放

它不只是商品貿易和投資,更主要的是文明包容,尤其是我們下一步要發展“一帶一路”,要走向世界,要講文明包容。山東走向世界也應該打出新牌。雖然國家設立的11個自由貿易區裏邊沒有山東,但是現在有一個好的機遇,就是中共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了自由港的問題。山東有一個比較長的海岸線,有青煙威日這幾個重要口岸都市。我建議能否抓住十九大所提的自由港這麽一個曆史機遇,來謀劃建設自由港區,這是我們應該謀劃的地方。

關于共享

共享不光是基本公共服務的共享,還要考慮怎麽樣實現“社會共生”。就業、分配、社保、醫療、教育,這都屬于基本的公共服務的共享,當然這是基本的、必須的、迫切的。除此之外,我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叫社會共生理論,即:大夥兒先能夠活著,而且比較快樂的活著,要先能夠共生共存,然後我們再逐步逐步的提高品位,達到一個最終的和諧境界,就是說走向社會和諧。我認爲,這需要分幾步走,但第一步我們首先要實現比較靠譜的的社會共生,社會共生要點就是窮人不能再窮、富人不必出走、中産必須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