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熱點聚焦

一位經濟學家眼中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之一:爲什麽

來源:中國發展網   时间:2018-03-21 09:14:35  浏覽量:   【字体:

摘要: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提出中國存在著嚴重的南北問題。山東恰好是南北的接壤處,南北問題的集中爆發點。如果不盡快解決新舊動能轉換的問題,東北病可能蔓延到山東,必須在渤海南岸建设一個強大的防線,防住東北病過來蔓延。

編者按:2018年初,國務院批複同意了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方案批複後,山東省委省政府及全省上下都以"新舊動能轉換"爲事情重心、中心,探索促進新舊動能轉換、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之路。3月13日、14日全國兩會期間,著名經濟學家、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常修澤赴山東連續作了兩場題爲《關于新舊動能轉換問題研究》的學術報告。

常修泽教授以他的转型经济学著作为理论基本,紧密结合当前世界和中国实际,基于山东的最新情况,深刻论述了新旧动能转换“为什么、是什么、什么理念、怎么办”四大命题。陈诉思想深刻,看法奇特。不仅对山东,也对全国的新旧动能转换事情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中國發展網摘取了常修泽教授在这两期讲座中的部门内容进行原文刊登。文中所述,仅代表常修泽教授小我私家看法。

微信图片_20180321091529.jpg

图为常修泽教授2018年3月13日在山东省委组织部干部学院作“新旧动能转换”主题陈诉。邱玮 供图

“爲什麽”:從全球和中國大勢掌握“新舊動能轉換”

中国经济导报、中國發展網 记者尹明波报道

常修澤直言,“我今天圍繞這麽四個問題,談談該怎麽打好新舊動能轉換這張牌,山東是怎樣打出的、又怎樣打好,跟家鄉的朋友們、鄉親們交流。幸亏是遊子,講對講錯的各人多包容,回抵家裏,說話比較自在一點。”

首先,應從全球和全國的時代高度掌握中國爲什麽必須推進“新舊動能轉換”,掌握新舊動能轉換的意義和它的迫切性。

第一個配景,先說天下大勢,從全球掌握新舊動能轉換戰略。

一定要從全球的發展,特別是人類面臨矛盾和科技革命大勢,從時代演變的偏向來掌握新舊動能轉換戰略。

當下,我們人類正處在一個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世界。從全球角度來講,在經濟領域,現在面臨四個大的矛盾:一是資源要素的配置矛盾。整個人類、世界資源要素(包罗資金土地自然資源勞動力技術和治理等,特別是資金、資源和技術),配置得很不合理、錯位缺位,這個矛盾比較突出。二是産業結構如何由資源密集向技術密集轉變、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轉變的問題日益突出。不只是中國,整個世界這些矛盾都突出。三是國際市場的需求有萎縮的趨勢。四是全球金融風險有所積聚,當然我們中國也包罗在內。這四個問題,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性的問題。

針對這些問題,人類怎麽辦?中國怎麽辦?山東怎麽辦?那就是要“探尋新的增長動力和發展路徑”。

實施新舊動能轉換,請各人的目光聚焦到新工業革命,或者叫新産業革命,或者叫新技術革命,這是全球關注的焦點。要掌握當今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大勢,特別是以下四個亮點:

第一個,智能制造,或者通俗地說人工智能。今天上午,我到浪潮集團調研,發現他們不僅做服務器,而且已經拓展到人工智能領域。“阿爾法狗”內部該存有几多人工智能信息啊。埃森哲預測,人工智能將推動我國勞動生産率提高27%,不行小觑。

第二個,“互聯網+”。或者說“+互聯網”,原來的傳統産業、傳統業態插上互聯網的翅膀,帶來某些革命性的變化。這個各人已有體驗。

第三个,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是当今人类新技术革命里的一个重要亮点。凭据中国数字经济白皮书数据去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22.6万亿人民币,占GDP的 30%,三分天下有其一。

第四個,共享經濟。就是最近這兩年掀起的,不只共享單車、共享汽車,還有其他等等。共享經濟也是人類一個新的東西。根據國家信息中心數據,去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規模3.45萬億人民幣,參與者有6億人呐。

另外,我提醒列位关注一下“区块链”及其在经济特别是在工业中的应用。去年9月,我在2017年新莫干山聚会会议上,重点讨论区块链理论、技术及其应用。我原来也不懂,现在也一头雾水。它的哲学基本、第一要义是四个字“去中心化”, P2P、点对点。第二要义,是“互联网+”。区块链“自述”说,他的爸爸叫“去中心化”,他爸爸早有这种理想,但一直没有实现,厥后遇见了他妈妈互联网,一见钟情。“去中心化”是哲学基本,“互联网+”是技术手段或者较机制,二者结合后,发生“区块链”等等一系列创新“产物”。世界,就是这样“日新月异”。

我昨天去浪潮集團的時候,正好是貴州一個代表團來參觀。貴州在中國31個省市原來比較落後,“地無三尺平、天無三日晴、人無三分銀”,但近年他們辦了一件大事,就是在貴州建设中國的大數據中心,蠻有啓發。在當今世界新技術革命來勢迅猛的條件下,我告訴你,原來那個花样正在變。用剛剛公演的一部電影名字叫《無問西東》,可以說,世界科技革命也是《無問西東》。從全球來看,歐美在西,中國在東,真是“無問西東”啊,就看誰抓住這個機遇。

第二個配景,就是從國內看,革新開放40年的大趨勢。

從整個國家來說,到今年的12月18日就是革新開放40年。根據我個人的研究,雖然已經經過這麽漫長的歲月,悠悠40年,但是新舊動能轉換的問題對于我們這個民族來說,我覺得可能還是沒有完全破題,我是說“尚未完全破題”。

2015年,我出书了專著《人本型結構論—中國結構轉型新思維》(十二五國家重點出书項目),研究結構問題的;這兩年我集中寫《所有制革新與創新——中國所有制結構革新40年》(今年上半年有望出书),是研究體制問題的。我從經濟結構和經濟體制兩條線來研究我們的新舊動能轉換,感应不是特別理想。

從經濟結構來審視,全國性的“騰籠換鳥”,可能“尚未完全破題”。從體制來說,有一部门體制能夠支撐新舊動能轉換,但是也有一些舊的東西難以支撐。習近平同志要求我們山東“騰籠換鳥”“鳳凰涅磐、浴火重生”,其實不只是山東的問題,是全國的問題。特別要關注他在今年3月7日廣東代表團講話:“我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這是一個必須跨越的關口。”“中國如果不走創新驅動發展门路,新舊動能不能順利轉換,就不能真正強大起來”,意味深長。他是希望山東能領風氣之先,搞“綜合試驗”,有這麽曆史性的轉換,走在全國前列。

什麽叫“鳳凰涅磐”?根據我的記憶,它是释教用語,释教講鳳凰涅磐什麽意思?就是一個生命體經過痛苦的煎熬之後獲得新生。這叫鳳凰涅磐。關鍵詞是經過“痛苦的煎熬”。現在我們國家(包罗山東)應該是個煎熬時期,而且這種煎熬是很痛苦的。有的就要消滅、消失,不行挽回的消失,有的就要崛起,有的就要應運而生。如果沒有煎熬,你的動能轉變不了。國家是讓山東來進行一場綜合性的實驗,破這個題,拿出一個鳳凰涅磐、浴火重生的這麽一個樣本,走在我們國家的前列。這是國家層面的分析。

第三個配景,除了國際、國內以外,還有就是山東自己的特殊需要。

我去年來省裏調研,感覺山東正處在一個戰略窪地上。南邊是江蘇,以長三角和長江經濟帶爲它的旗幟,納入國家戰略,中國的三大戰略之一。山東的西邊牌更大,京津冀,而且還有一個雄安新區,千年大計。北邊就是東北,叫再振興,專門下了一個再振興的文件。算來算去,山東這地方似乎無牌可舉、無旗可打。

而且我們正好處在一個中國的南北中間地帶上,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提出中國存在著嚴重的南北問題。山東恰好是南北的接壤處,南北問題的集中爆發點。如果不盡快解決新舊動能轉換的問題,東北病可能蔓延到山東,必須在渤海南岸建设一個強大的防線,防住東北病過來蔓延。

拿什麽武器?就是新舊動能轉換。此事對山東自己的意義,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同志講了四點: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需要,提高經濟創新力的重大平台,贏得區域競爭優勢的強力抓手,推動産業轉型升級的關鍵之舉。杜甫在山東寫的高屋建瓴之詩句:“會當淩絕頂,一覽衆山小”。我們應從全球和全國的“淩絕頂”掌握爲什麽必須推進“新舊動能轉換”,現在站位恐怕需要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