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熱點聚焦

重磅 | 供应链金融ABS项目实操宝典

來源: 天弘基金 园园ABS研究   时间:2018-03-12 08:34:22  浏覽量:   【字体:

640.webp (2).jpg

文章目錄

一、什麽是反向保理

二、供應鏈反向保理ABS交易結構特點

1、基礎資産的選擇

2、證券償付頻率和方式

3、增信措施

4、證券結構

5、賬戶設置

6、儲架發行計劃

7、一般設置回購條款

三、供應鏈反向保理ABS操作關注要點

1、普通保理模式和署理模式的選擇

2、兩次通知法式的正当性問題

3、基礎資産和底層資産的穿透核查

4、對重要債務人的全面調查

5、“黑紅池”機制設計及基礎資産同質性考察

四、供應鏈金融ABS未來的偏向

1、互聯網電商的供應鏈反向保理

2、區塊鏈技術引入

一、什麽是反向保理

保理業務規範性的解釋是:以債權人轉讓其應收賬款爲前提的,集應收賬款催收、治理、壞賬擔保及融資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服務。在常規保理業務中,保理機構不僅關注買方(債務人)的還款能力,也會關注賣方(債權人)的資信情況,一般要求賣方(債權人)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才會對其進行保理融資服務。因此,中小企業作爲供應商通常無法獲得保理機構的青睐。

隨著供應鏈金融的創新,保理業務開始出現正向和反向之分。反向保理作爲一種新興保理業務模式,其焦点意義在于針對中小供應商授信額度不高、融資規模較小的特點,利用信用替代機制,以供應鏈焦点企業信用替代中小供應商信用,實現供應鏈上下遊資金融通的目的。反向保理適用于供應鏈金融治理意識強且配合度高、需要加強對其上遊供應商的金融支持以保障穩定宁静的焦点企業。焦点企業一般選擇行業的龍頭企業,具有一定的資産規模、財務實力和信用實力。

對供應鏈上遊的中小企業賣方(債權人)而言,反向保理模式的出現有助于緩解其流動資金壓力;對買方(債務人)而言,可以方便治理其數額龐大的應付賬款;對保理商而言,更容易獲得買方(債務人)對應收賬款的確認,由于買方(債務人)的主動參與,這種模式能夠有效降低保理機構債權退出的風險。

二、供應鏈反向保理ABS交易結構特點

目前來看,以房地産企業爲代表的焦点企業發行供應鏈反向保理ABS的動力較強。通常而言,房企的杠杆率較高,負債端壓力較大,更傾向于通過ABS等方式盤活資産。據統計,2017年僅萬科一家的供應鏈金融ABS發行量就達到199.6億元,碧桂園次之,其發行量爲176.97億元,這兩家發行的供應鏈保理ABS産品總額在同類型ABS中占比超過9成。值得注意的是,房地産供應鏈反向保理ABS的發行場所全部爲深圳證券交易所。

常見的反向保理ABS的交易架構如下:

1.webp (1).jpg

實際上,供應鏈反向保理ABS與上述交易架構上基本一致性。在資産證券化實務操作過程中,無論是反向保理還是正向保理,基礎資産都是保理機構持有的保理債權,專項計劃均凭据一般應收賬款資産證券化的思路設計,只是在ABS交易結構中,存在一些特殊部署:

1、基礎資産的選擇

反向保理ABS篩選基礎資産時,首先要遵循一般的資産選擇原理,好比要有預期穩定的現金流、穩定的現金流曆史記錄、信用質量、疏散化、期限結構等。此外,還要考慮以下幾點:

(1)反向保理依賴于買方(債務人)的資信,AA+是基本門檻。因此,一旦確定了焦点企業,對買方的資信、行業、業務規模、實力等方面已經有了开端判斷。因此,如果能選擇帶有追索權的保理基礎資産,相當于多加了一道風險屏障,在買方不回款的情況,賣方負責贖回原始資産,有助于提升資産支持證券的本息償付能力。

(2)選擇保理基礎資産無执法瑕疵的。好比未設定抵押、質押等擔保權利,未對債權人轉讓該筆應收賬款債權作出禁止性或限制性約定,並且保理基礎資産是賣方(融資人)的應收賬款轉讓融資,凭据条约法第80條規定,轉讓效力取決于是否通知到買方,如果買方禁止債權轉讓,基于賣方債權轉讓而提供融資的保理基礎資産是沒有执法保障的。

(3)上交所、深交所和機構間私募産品報價與服務系統同時發布《企業應收賬款資産支持證券挂牌條件確認指南》和《企業應收賬款資産支持證券信息披露指南》,對基礎資産池的疏散度提出明確的要求。就供應鏈保理ABS而言,資産池需要包罗至少10個相互之間不存在關聯關系的債權人且債務人的資信狀況良好,並且需要充实說明基礎資産集中度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因此在未來進行供應鏈金融相關的基礎資産篩選及及格標准制定等方面需要特別關注。

2、證券償付頻率和方式

反向保理ABS一般用于供應鏈中焦点企業(債務人)的賬期治理。在碧桂園項目中,碧桂園集團作爲配合債務人,對每一筆入池資産均單獨簽署付款確認書,重新與保理公司約定還款時間,將原先零散的還款部署與ABS證券的還本付息部署做好匹配,減少了應收賬款的治理難度。因此,差异于普通應收賬款ABS,供應鏈反向保理ABS一般接纳牢固攤還的償付方式,且不設置循環購買條款。證券期限結構一般和底層資産期限相關,比底層資産期限略長,由于應收賬款大部门在1年之內,因此市場上的反向保理ABS期限在1年左右。

3、增信措施

反向保理ABS的增信措施除了常規的優先級/次級、超額抵押等內部增信外,一般不設置外部差額補足或者擔保,而是將焦点企業的信用引入,在基礎層面作爲配合付款人對基礎資産進行增信。一種方式是作爲配合債務人,另一種要领是對基礎資産簽署保證条约。市場上一般認爲第一種方式更優,一方面可以完成明確的確權步驟,使得基礎資産的执法關系都完備,另一方面,可以把還款要素重新約定,方便與證券情況匹配。焦点企業的信用評級一般較高(AA+以上),對基礎資産做出付款承諾,可以起到很強的增信作用。

4、證券結構

供應鏈金融的反向保理ABS對供應鏈中焦点企業(債務人)的信用較爲關鍵,證券償付嚴重依賴焦点企業的還款能力和意願,因此信用評級一般不高于焦点企業的主體評級。所以,證券優先/次級分層結構對于優先級證券的信用級別並沒有提升作用。因此市場上有些供應鏈金融反向保理ABS接纳了平層結構,沒有劃分出次級,僅通過受讓基礎資産的折扣率就足以達到證券本息的足額覆蓋。平層結構取消了次級證券,進一步降低了企業的資金占用,但是一定水平上增加證券的銷售難度,在操作中要酌情接纳。

5、賬戶設置

《證券交易所企業應收帳款資産支持證券挂牌指南》規定:“基礎資産現金流應當由債務人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難以直接回款至專項計劃賬戶的,應當直接回款至專項監管賬戶”。供應鏈金融的反向保理ABS中,債務人爲焦点企業或者其下屬企業,還款至專項計劃難度不大,因此一般僅設置專項計劃賬戶,債務人直接還款至專項計劃賬戶,不再接纳還款進入保理公司原有收款賬戶再定期歸集到專項計劃賬戶的方式。

6、儲架發行計劃

由于供應鏈反向保理ABS的基礎資産同質性較高,萬科和碧桂園兩家目前均接纳儲架發行的方式。簡化了發行法式,提高了融資的靈活性,降低了保理公司資金占用時間,提升了融資效率。

7、一般設置回購條款

爲制止入池應收賬款存在商業糾紛而影響回款,通常將供應商履行爭議應收賬款債權回購義務的請求權一並作爲基礎資産入池,即若基礎交易存在商業糾紛,則原始權益人有權要求供應商凭据條款約定價格回購該筆爭議應收賬款,從而保證了基礎資産的質量。

三、供應鏈反向保理ABS操作關注要點

1、普通保理模式和署理模式的選擇

根據應收賬款是否轉讓以及保理公司是否已經實際支付保理款項,供應鏈反向保理ABS可以分爲普通保理模式和署理模式兩類。“平安-逸琨供應鏈金融”是署理模式的代表。署理模式即保理商與供應商簽訂委托署理協議,對供應商享有的應收賬款債權提供署理轉讓服務。兩種模式的差异之處在于:一方面,保理商角色差异,在保理模式下保理商因受讓而享有應收賬款債權,即爲原始權益人,而在署理模式下原始權益人仍爲供應商,保理商只是充當署理人的角色。另一方面,向供應商支付價款時間差异,保理模式下保理商受讓應收賬款債權時應向供應商支付價款,而署理模式下需在ABS發行之後將募集資金轉付給供應商,供應商或因ABS發行時間不確定且折價率波動存在一定的風險。

2、兩次通知法式的正当性問題

保理ABS業務中,涉及兩次通知法式。第一次通知法式爲賣方將應收賬款債權轉讓給保理機構,此時賣方應當通知買方債權轉讓事宜以使轉讓行爲對買方發生效力。第二次通知法式爲保理機構將保理債權轉讓給專項計劃,此時保理機構應當通知買方債權轉讓事宜以使轉讓行爲對買方發生效力。

此類資産證券化項目中,通常存在第一次通知法式有瑕疵,導致基礎資産的正当性受到影響的情況。這種瑕疵通常是由于賣方(債權人)過分依賴于保理機構,在操作應收賬款轉讓時忽略了以其自身名義向買方(債務人)做出債權轉讓的通知法式。

根據《条约法》第八十條規定:“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債權人轉讓權利的通知不得撤銷,但經受讓人同意的除外。”

在債權轉讓過程中,通知法式的主體應當是債權人而不是受讓人,因此如果由保理機構主動通知債務人,將導致債務人以未經通知爲由拒絕向受讓人履行義務。在反向保理業務中,這種行爲因爲買方的主動履行而使風險降低,但是在資産證券化過程中,律師需要對保理機構取得保理債權的正当性發表执法意見,而此種法式性的瑕疵將影響律師的执法意見。

因此,在保理機構參與的第一次通知法式中,無論是通過應收賬款轉讓協議還是通過單獨的授權文件,交易雙方應當設置賣方委托保理機構通知債務人的條款,使保理機構通知債務人的行爲正当化,以確保保理債權通知法式的正当性。

3、基礎資産和底層資産的穿透核查

在保理債權作爲基礎資産時,無法回避對底層資産接纳何種核查力度的問題。根據《證券公司及基金治理公司子公司資産證券化業務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簡稱“披露指引”),律師需要對基礎資産的真實性、正当性、權利歸屬及其負擔情況發表执法意見。

保理債權是通過債權轉讓獲得的債權,保理債權的真實性和正当性受到底層資産真實性和正当性的影響,故而,在對基礎資産進行核查時需要對底層資産進行穿透核查,即律師既要審核保理債權的真實性和正当性,還要審核作爲底層資産的貿易/服務条约(以下簡稱“底層条约”)的真實性。

審核底層条约真實性和正当性的要點如下:

買方和賣方是否具備簽訂底層条约的主體資格和法式要求;

賣方是否具備履行底層条约的特殊資質;

證明交易真實性的過程文件;

賣方是否已經履行底層条约的義務;

如果賣方和買方是關聯方的情況下,需要重點關注交易是否切合商業習慣,是否具備合理的交易價格。

4、對重要債務人的全面調查

重要債務人是指入池應收款的本金余額占資産池比例超過15%的,或者債務人及其關聯人上述比例達到20%的債務人。對于重要債務人需要全面調查其經營情況及財務狀況,目的是爲了反映其償付能力和資信水平。反向保理ABS一定會存在“重要債務人”,這一點和常規保理ABS存在明顯差異。

常規保理ABS業務會圍繞保理機構持有的保理債權展開,通常債務人比較疏散,因此不存在需要根據《證券公司及基金治理公司子公司資産證券化業務盡職調查指引》(以下簡稱“盡調指引”)的要求需要進行全面盡職調查的重要債務人。而反向保理ABS項目是在圍繞焦点買方開展的保理業務之上開展的資産證券化業務,該類資産支持證券的入池資産通常是以該焦点買方爲債務人的應收賬款,因此需要對重要債務人進行全面盡調。

5、“黑紅池”機制設計及基礎資産同質性考察

目前市場上已發行的供應鏈金融保理ABS多爲儲架發行,並且接纳“黑紅池”機制。“黑紅池”機制系指在項目前期審批報備接纳模擬資産池(“紅池”),而在資産支持證券發行階段時重新篩選資産池(“黑池”)。由于入池應收賬款賬期較短且證券發行時間不確定,若凭据常規的一次封包操作方式,會産生一定的資金沈澱,且已封包資産無法再進行融資,降低了資産使用效率,“黑紅池”機制是一種行之有效的方式。運用“黑紅池”模式的前提是基礎資産同質性強,即在滿足入池資産標准的前提下,在應收賬款平均余額、平均期限、債務人行業及地區漫衍、對應業務類型等統計要素上具有極高的相似性。

四、供應鏈金融ABS未來的偏向

1、互聯網電商的供應鏈反向保理

供應鏈金融能有效彌補互聯網渠道的扁平化。互聯網供應鏈ABS基礎資産通常爲小貸,不僅拓寬了小微企業的融資渠道,還降低了融資成本。保理ABS産品可充实利用互聯網金融成本低、效率高、發展快的優勢,並結合供應鏈金融貿易自償性和大數據風控模式,減少治理弱、風險大的劣勢,提高資産池質量。

京東金融-華泰資管保理条约債權ABS是國內資本市場首單互聯網保理業務ABS,基礎資産是京東金融供應鏈金融業務“京保貝”的債權,“京保貝”是互聯網模式下的供應鏈保理融資業務,服務于京東商城供應商及其他電商平台客戶。未來互聯網電商作爲焦点企業的供應鏈反向保理保理ABS將出現。

2、區塊鏈技術引入

供應鏈金融ABS基礎資産多爲債券類,而區塊鏈技術無需借助第三方呈現交易對手信用曆史,一系列技術特點與ABS行業相結合,解決了各方對底層資産質量真實性的信任問題。針對應收類ABS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對稱等信用問題,保理債權就是其中之一。區塊鏈的引入使得供應鏈上每筆交易都得以錄入並開放給所有參與者,加強底層資産質量透明度和可追責性。隨著區塊鏈和科技金融技術的快速發展,未來的供應鏈金融將不斷創新,有望成爲資産證券化領域未來的藍海。

2017年5月,深圳證券交易所挂牌建设了“德邦證券浙商銀行池融2號資産支持專項計劃”,是首單區塊鏈供應鏈金融ABS産品。該系列産品由浙商銀行與德邦證券聯手打造,涵蓋了國內信用證類資産、銀行付款保函類資産、電子銀行承兌彙票類資産、電子商業承兌彙票類資産四種差异貿易融資應收賬款的儲架式資産證券化項目。項目運用區塊鏈技術,可以爲應收賬款、票據、倉單等資産確權(不行改动、透明化數據),從而進行保理、貼現、質押等資産交易(減少中間環節、幫助企業融資),並且留下數據存證(電子条约、關鍵數據、身份信息),防止票據作假、重複質押等風險發生(永久審計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