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金海觀潮

李稻葵:由經濟實踐上升爲偉大的經濟思想和理論需要滿足三大條件

來源:網易財經   时间:2018-01-02 10:14:05  浏覽量:   【字体:

導語:中央經濟事情會議于1218-20日在北京舉行,首次提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引發各界熱烈反響。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近日在演講中体现,未來中國經濟的主要的問題是如何保持穩健,未來33年又是一場馬拉松。他認爲,新時代中國需要有自己的經濟學思想和理論。“偉大的經濟實踐”升華爲“偉大的經濟思想和理論”需要滿足三大條件:一是可持續的經濟崛起且對其它國家産生正面影響;二是獨立、長期、自由的精神文明沈澱;三是擁有主觀自覺性。他預計2018年金融監管力度將進一步加大,防風險成爲經濟領域的重點任務。

今天咱們談的話題是新時代發展的新機遇、新特征,我想借這15分鍾的寶貴時間,跟各人交流兩個觀點。一是想說在新的時代,新的理念基础的一點是什麽?

新時代下新發展理念的重中之重是“防風險”  增長速度不是最主要

新時代,新發展理念,十九大報告裏已經講了,基础的一點作爲學者來解讀是什麽?我個人認爲就是防風險。爲什麽這麽說?

過去40年,從1978年年底到明年馬上就40年了,40年快速發展,年均增長速度接近9.5%,這在人類曆史發展上是個奇迹,但也不是太令人吃驚,因爲一輪一輪的趕超都是後一輪比前一輪快。英國工業革命時期增長速度,當時(發展)30年(增長)在3%左右,後來德國、日本的趕超,5%6%,现在我们過去40年是9%以上,這自己不是很是令人吃驚的地方,因爲後來者不用發明新技術,後來者可以接纳最新的技術和商業模式,讓我們比較吃驚的是連續40年沒有衰退,沒有負增長,最低的一年在4%左右,這是令人吃驚的。

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宏偉目標還要繼續在未來33年保持比較快的增長速度,最終到2050年建成社會主義強國,這是一個挑戰。也就是說我們要連續73年保持整个上升态势,这在人类历史经济史上是没有的,我认为这是大奇迹。所以我们需要缔造一个比過去40年還要偉大的奇迹,就是再保持33年比力稳健的增长,增長速度不是最主要的了。

經濟的穩定性是當前中國面臨的主要問題

舉個例子,最近我們經過反複測算,如果中國經濟未來八年保持6%,不算太高,你們可以討論(我認爲不算太高),接下來13年保持4%,不算高吧?最後的10年再保持3%6%4%3%8年、15年、10年,到2050年中國的人均發展水平就達到了全球人口在500萬以上大中型國家的頭20强,我还假设世界上的发达国家继续沿着過去20年的平均增速在持續增長。

通過這個很簡單的數字計算告訴各人,增速到目前來看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了,主要的問題是保持穩定性,未來33年又是一場馬拉松,不能摔跤,不能抽筋,也不能岔氣,不能出現危機,不能出現倒退,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這是需要我們去創造的更大的奇迹。

中央政治局召開了一次會議,討論2018年的事情部署,三件大事:

預計2018年金融監管力度將進一步加大  防風險成爲經濟領域的重點任務

第一件大事,風險防控,一定要防风险,经济领域的主要风险在金融方面,所以明年整体羁系力度,我判断可能还会加大。钱币政策官方说法是保持中性,我的解读是“略偏紧”,過去两年事实上这种比力偏紧的钱币政策已经在运行中实现了,2016年的廣義貨幣增長速度12%,低于年初預計的13%,今年的廣義貨幣增長速度不到9%,預計的是12%,實際運行只有9%都不到。馬上到年底了,全年數字基本出來了,這就是防風險。所以我想跟各人交接的第一個觀點,從現在開始,未來33年不需要追求多麽快的增長速度。增長質量當然重要,但我的理解,新發展理念最主要是防風險,最主要是保持一個比較平穩的、可持續的增長態勢。這是我想講的第一個觀點。

中國要有自己獨立的經濟學思想

第二個觀點,既然是經濟學家們的聚會,我想談點學術上的想法,這個問題各人討論得比較多。中國已經有了44年快速的經濟增長,许多人講現在應該開始有一個“中國經濟學”了,或是“中國學派”、“中國風格的經濟學思想”。這是個大問題,確實很重要,如果沒有自己獨立的經濟上的思想,在政策領域跟國外的大國爭吵時一定會甘拜下風,政策領域你一定吵不過人家,日本的例子就是這樣。

“偉大的經濟實踐”與“偉大的經濟思想”之間並沒有一定性

但问题来了,快速的经济增长,我称之为“伟大的经济实践”,伟大的经济实践一定会发生历史上流传久远的伟大的经济思想吗?能划等号吗?最近一个时期以来我梳理了過去三百年来人类经济生长的基本脉络,包罗英国工业革命、德国、日本的崛起,美国的崛起、意大利的崛起,我还加了一个奥匈帝国的衰败,随着德国统一之后,奥匈帝国逐步衰败,一战结束后彻底瓦解。这一系列重大的历史事件,或者称之为“经济实践”,是否每一次都带来了经济思想领域的革命或厘革?并没有。

日本,最好的例子,今天可能沒有日本學者在場,但我想我的話日本同行們應該同意。日本沒有産生像當年英國工業革命之後那樣偉大的經濟思想者。德國、意大利曾經有,有很是突出的經濟學思想者李斯特,還有我們耳熟能詳的帕累托,但今天在我們的教科書裏,在我們的課堂上,同學們一般會學李斯特嗎?不會。有誰還知道德國曆史學派呢?沒有人知道,爲什麽?

所以我看一個偉大的經濟實踐要上升成偉大的經濟思想,可能還需要一系列條件,我梳理了一下可能需要三個條件:

從實踐中産生偉大的經濟思想的條件一:可持續的經濟崛起且對其它國家産生正面影響

1. 這個國家偉大的經濟崛起不僅是可持續的(這是须要條件),而且要對其它國家帶來正面影響。德國曆史學派爲什麽後來不提了?很不幸,後來德意志統一之後走向了國家主義、走向了軍國主義、走向了對外擴張,發動了兩次戰爭都是失敗者,今天誰還願意講德國的經驗?更沒人講墨索裏尼的經濟思想,墨索裏尼當時是偉大的經濟政策制定者,高速公路首先是在意大利發明的,意大利的工業在墨索裏尼執政時期迅猛發展,是個奇迹。當時叫奇迹。所以這是第一條,從這個角度講,“一帶一路”的建設,“一帶一路”的偉大倡議如果能夠順利貫徹下去,對于我們做學術而言,對于我們傳播思想而言極其有用,極其有幫助,這是第一個條件。

微信图片_20180102101310.jpg

從實踐中産生偉大的經濟思想的條件二:獨立、長期、自由的精神文明沈澱

2. 一個偉大經濟實踐要上升爲經濟思想,恐怕需要這個國家有獨立的、長期的、自由的、精神文明的沈澱。像我們國家兩千多年孔孟思想的傳承,雖然孔孟思想中有多腐朽的一面,我們今天認爲不合時宜的一面,但畢竟是一個在全球範圍內作爲政治哲學、執政理念、執政哲學,是值得各人去反複研究的,值得世界各地反複研究,這一點我們有,日本沒有,日本是誰好就跟誰學,自己家沒東西。再加上政治上日本、德國在他們經濟起飛的過程中(尤其第二段戰後時),政治上並不獨立,這是第二條,我想這一條作爲中國學者的我們很慶幸。

從實踐中産生偉大的經濟思想的條件三:擁有主觀自覺性

3. 主觀上要有一種自覺性,學科規劃、學術發展、學術雜志的編輯要有主觀的自覺性,不能走向德國之路。我研究了一下德國,曾經有五個100年前創立的經濟學雜志,很是有影響力,一百多年前德國的經濟學在歐洲大陸是主流,德國瞧不起奧地利,“奧地利學派”是一個貶義詞,在德國人心目中,奧地利人,門格爾,龐巴維克都是貶義的,但今天怎麽樣呢?奧地利學派成了主流,德國的沒人談,德國五大經濟學雜志全改成了英文的,名字全改了,德國學者不願意在自己的雜志上發文章,德國每次開年會都要求各人發文章,但評職稱都是凭据美國發文章爲標准。這是講德國的故事,我沒講中國的事情。

所以這三件事必須兼得,才气把偉大的經濟實踐升華爲偉大的經濟思想和理論,反過來指導我們的實踐,才气讓我們在政策領域、在政策爭吵和對外經濟事情中才气不甘落下風,這是我想講的第二個想法。

總之新時代對學者、經濟學提出了新挑戰,值得我們配合研究面對,我也特別期望和經濟學同行們在這個過程中做一點點微薄的努力。謝謝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