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試運行,歡迎各人多提寶貴意見!

首頁 > 金融動態  > 金海觀潮

著名經濟學家魏傑內部演講:深度剖析十九大後中國經濟主要思路!

來源:博商同學會   时间:2017-11-29 09:14:23  浏覽量:   【字体:

2017年11月28日下午,博商會邀請中國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傑教授在深圳華夏藝術中心做了主題爲《解讀十九大:迎接新時代,抓住新機遇》大講堂,爲博商同學,解讀十九大精神,深刻體會黨中央描繪的未來宏偉藍圖。

1.jpg


魏傑教授在三個小時內,選取十九大報告中提及的經濟部门,並結合中國現階段的發展情況,最新經濟動向及市場表現,就報告所提的“凭据現代發展觀建设現代經濟體制”給出了自己的構想,並著重解析十九大對建設現代經濟體制中的現代金融和全方位開放的结构。

分享深入淺出,條分縷析,诙諧诙谐,幹貨滿滿。以下是根據魏傑教授口述整理而成,文章很長,但絕對值得一看。

 《解讀十九大:迎接新時代,抓住新機遇》

在座的列位新老朋友,很是高興和各人進行交流。

十九大剛開完,人們最關注的還是十九大之後的中國。十九大描繪了很是宏偉的藍圖,這個藍圖有三個時間節點,2020年要全面實現小康、2035年基本建成現代化、2050年成爲現代化強國。這三個時間節點都很清晰,在座的列位可以看到現代化強國。

目標振奮人心,實現目標實幹才行。對怎麽樣實現這個藍圖,十九大報告做了一些詳細的規定,涉及到五個方面的內容: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十九大報告裏面五大方面的革新都涉及到了。我是搞經濟學的,除了經濟之外其他是外行,所以,我和各人交流的學習體會只能講經濟這部门。

經濟這部门在十九大報告裏面總的題目是“凭据新的發展觀建设現代經濟體制”,這是經濟方面的總題目是“凭据現代發展觀建设現代經濟體制”。

什麽叫現代經濟體制?我對這部门的研究,所謂的現代經濟體制由五個部门構成:實體經濟、現代金融、科技創新、市場經濟、全方位開放。這五個部门構成了中國的現代經濟體制。

下午的時間我也不行能把這五個部门都做一個討論,最近我在調研,發現在座的諸位最關注的這五個部门的兩個,一個是現代金融,一個是全方位開放。所以,我們下午討論十九大報告提的現代經濟體制只討論這兩個問題。一個是所謂現代金融,一個是全方位開放。

先討論第一個現代金融。現代金融這個問題上,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上講了三個問題:一是繼續推動金融體制革新,這是現代金融裏面的第一個內容。

怎麽改呢?五個內容:

1. 银行革新。银行要继续革新,好比说放开民营银行的问题、银行股份化改制的问题、利率市场化的问题等等,所以,银行革新要继续推进。

2. 放开非银行金融机构。我们继续是银行融资为主的话,我们国家的杠杆率就降不下来,因为银行融资是债务资金,在债务资金为主的条件下,整个社会的欠债率比力高,杠杆率很高。真正降低整个杠杆率,就放开非银行经济机构,因为它是资本金,不是债务金,所以,要继续放开非银行经济机构,种种投资公司、种种保险公司等等,这个是革新的第二项。

3. 资本市场革新。资本市场还要进一步继续革新,好比说审核制还没有完,好比说整个资本市场的框架体制还没有结束,继续推进资本市场革新。

4. 外汇体制革新。就是汇率的自由化和外汇买卖的自由化,我们就是两个自由要继续改,还没有完成革新。

5. 要放开中国的金融服务业。真实外部外资进入中国的金融机构不再受控股20%的限制外资进入银行、信托、基金、期货等等,可以到达控股51%,就是可以绝对控股,而且绝对控股运作5年之后还可以取消上限,要全方位放开中国的金融,这项革新仍然连续进行。所以,现代金融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推动金融体制革新,这五项革新将继续推进,这是现代金融讨论的第一个问题。

二是防範金融風險。防範金融風險是這一次討論的最主要問題之一,所以,防範金融風險成爲了現代金融討論中目前討論最多的問題。爲什麽呢?因爲我們判斷未來中國要爆發風險的話,可能在金融方面。

建議各人注意一個判斷有變化,過去我們認爲風險來自于增長,增長一降可能就出問題,所以,一直提保增長、穩增長,這一次明確判斷風險是金融,而不是增長,所以,要防範金融風險。所以,防範金融風險成爲我們未來一段時間最重要的問題。

十九大下了一個死命令,就是絕對不能爆發系統性金融風險!絕對不能爆發系統性風險,因爲一旦爆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就傷害經濟,我們很難完成原來的計劃,所以防範金融風險是未來生活當中一個重要的事件!

怎麽防範金融風險呢?從國際經驗來看,金融風險的爆發往往從五個方面所引起,所以,我們提出來防範金融風險的舉措是五個:

1. 抑制资产泡沫。为什么要抑制资产泡沫?因为许多国家的金融资产发作就是资产泡沫刺破引起,像日本90年代的金融风险就是这样引起的。所以,中国防范金融风险就必须抑制资产泡沫。什么叫资产泡沫?在座的诸位知道就是指资产价钱涨得太快,资产价钱涨得太快了叫资产泡沫。

我們國家把我們的價格分爲三類,一類是消費類價格,消費類價格上漲太快就是通貨膨脹。二是經濟價格,三是資産價格。

具體來講,中國統計資産價格只統計兩種,一個是股票的價格,一個是屋子的價格。就是我們國家所講的資産價格主要是講房價和股價,因此,抑制資産泡沫的意識是防止股價漲得太快,又要防止房價漲得太快。這一次提的抑制資産泡沫不是指股市,而是指房市。

爲什麽呢?因爲我們估計未來五年內,中國股票價格基本上是慢牛,漲太快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未來三五年內中國資本市場是平穩上升的過程,我們是慢牛,價格漲太快可能性不大。爲什麽?三個原因:

一是現在的證券監管部門把監管作爲第一要務,對于內部交易、買殼賣殼、資本大鳄的問題極爲關注,現在大數據發展,證券部門隨時可以發現任何一支股票的異常波動,哪個地方出現的波動都可以看到。在監管這麽嚴格的情況下,股票價格漲太快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任何人這方面出現問題照樣懲罰,無論是明星還是政治家都是一樣。在這種條件下股價漲太快的可能性不大。

二是現在的證券監管部門對場外配資很是的關注,資本市場之外的資金金融股市叫場外配資,這個很是關注。2015年的股災就是場外配資引起,那次是銀行配資。現在任何場外配資都被關注,不行能出現問題。像去年保險資金進入股市,我們國家這五六年來批了幾十家保險公司,真正懂銀行金融的人知道,辦保險公司比辦銀行好,因爲銀行可以破産,保險公司不能破産,出了問題國家全包,因爲涉及到保障的功效。

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商業銀行倒閉了唯獨保險公司不能倒,所以,有些人願意跟保險公司相助。我們這些年批了幾十家,他們躍躍欲試進入股市。保險公司可以進入股市,但是要堅持兩個原則,一個是價值投資。什麽是價值投資?你不能控股上市公司、不能更換上市公司領導班子,這不是價值投資了。另外是長期投資,不能炒股票,今天進明天出。保險進入股市要堅持價值投資和長期投資。保險公司被嚴格處理了幾家,爲什麽呢?他畏惧這種保險資金進入股市引發股災,保險資金基本被壓住了。

這種情況下,現有的證券監管部門思路很清楚,只要場外配資不進來就不能引發股資,所以,對場外配資盯得很緊。所以,我認爲這種情況下漲太快的股市不太可能,就是慢牛。還有IPO速度在加速,新股上市的速度很快,最快一個星期十家,一般是每個星期四家左右,這麽多的新股上市,把股價拉很高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在IPO進行的條件下,幾乎是慢牛。

這三個原因判斷,未來的所謂資産泡沫不行能爆發在股市,股市基本是慢牛。這一次講的泡沫是房市。屋子漲得過快引發泡沫破滅引發金融風險,所以,抑制資産泡沫的焦点是房市。

在座對房市關注的就知道住房供比與剛性需求的關系,這是觀察房地産最主要的數據,所謂剛性需求就是買了爲了住,買了爲了住就是剛性需求。要協調好住房供比剛性需求的關系,如果住房供比過多超過剛性需求了,就是泡沫形成甚至是刺破了。平均每家5套房了就是泡沫要破了,總書記說了屋子是用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不能超過剛性的需求,一旦超過就會形成泡沫。

在現實當中經常有住房供給超過剛性的可能,這是房地産産業的特點。爲什麽呢?屋子只要有居住功效就必須有另外兩個屬性,一個是金融屬性,一個是投資屬性。這兩個屬性一定會引發另外兩個需求,一個是投資性需求,一個是投機性需求。投資性需求是買房不爲了住,就是爲了收房租了,投機性需求就是爲了拉動房價的。一旦超過了剛性需求就會被刺破。日本就是供需而刺破的。

1985年日本完成了工業化和都市化,有錢不知道投資什麽,銀行就找有錢人說你們買房和買地,買了之後就抵押給銀行,之後就放放貸70%之後投資,這種買屋子不能爲了住,不是剛性需求,是投資和投機性需求,拉動住房供比一定會拉動剛性需求。

美國減日本的羊毛,你們知道美國就是誰的國家富有就剪誰的羊毛,1985年剪日本的羊毛,迫使日本簽訂了《廣場協議》,日元每年升值5%的協議,许多外資湧現了日本,每年什麽不幹都有5%的回報。

到了日本發現沒有什麽好投資的,怎麽辦呢?也是買屋子和買地。這種外資買屋子和買地就是爲了投資,基础不是爲了住。這種住房供給一定會拉動剛性需求的。這兩種力量使日本沒有出現問題,因爲日本有建築法,使它不行能使屋子過度的增加,所以,需求旺盛,屋子蓋不出來,舊屋子不能拆,日本修改了建築法後,可以把舊屋子炸掉蓋新屋子了。原來一層炸了蓋五十層,一下子住房部一下就冒出來了,把舊屋子拆了蓋新屋子。投資拉動的住房供給拉動滿足,不斷的上升。

到了1989年初的時候,日本經濟學家預測要失事了,住房供給遠遠在超過剛性需求,如果繼續放的話泡沫就要刺破了,建議日本趕快緊縮,日本政府在1989年3月份緊縮。首先是怕股市泡沫刺破了,股市泡沫一刺破大量的上市公司就虧損,大量的上市公司就抛售屋子,這樣利潤就來了,屋子跑向了市場,緊接著外資要走了。

這個時候不知道誰出了馊主意,日本實行房價稅,什麽是房價稅呢?就是屋子多的個人要交稅了,這下導致屋子多的個人也在抛屋子了,導致三鼎力大举量向市場抛售屋子。外資、上市公司和屋子多的個人,這樣問題就袒露出來了,泡沫在1990年被刺破了,現在爲止還沒有走出來。

去年我到日本去,有朋友帶我看屋子,在北京賣一套可以在東京買三套,現在都沒有走出來。我們國家的泡沫被刺破比日本嚴重多了,中國人財富的63%表現爲房産,所有的屋子價格一跌即是所有的財富縮水了。這個壓力很大,麻煩很大!我上一次在配景碰到一位老先生,告訴我說他的個人身家是500萬,孩子都很孝順,誰孝順就給誰的。我聽了一下就是屋子是500萬。這個可不是500萬,我們讓屋子跌30%就只有300萬了。中國的房地産泡沫是剛性的泡沫,還不能破,人們的財富都壓在這兒一旦刺破不堪設想。我們房地産泡沫的提法是抑制資産泡沫。

什麽意思呢?就是不能繼續吹大,但是,現在也不能刺破,就是抑制。爲什麽呢?繼續吹大現在很麻煩,現在吹大現在就很麻煩。現在是穩住別的産業發展,實現軟著陸。

怎麽抑制呢?現在推出來的辦法是兩個一個是中短期對策,一個是長效機制。中短期對策是兩條,一個是嚴格約束投資性需求和投機性需求,因爲這種需求拉動住房供給一定會超過剛性需求,剛性需求不限制可以放開,但是嚴格限制投資需求和投機性需求,就是現在的限購和限貸,一線都市每家買兩套,這是剛性需求,再買就是投機性需求了,要嚴格限購限貸。

十九大之後會不會松動?只能嚴格不能松動,畏惧引發金融風險,所以,會繼續持續限購限貸的政策。約束不是剛性需求,而是投資和投機的需求,很明顯是極其嚴格,越來越嚴格!

約束開發商的行爲。意思是你別再繼續蓋屋子了,每家蓋五套泡沫就刺破了。所以李嘉誠先生說大陸這樣蓋屋子的話,十年屋子就不值錢了,屋子沒有居住功效就沒有投資和投機的需求了,所以,要約束開發商的行爲,不能這樣蓋屋子了。

嚴格控制融資通道。你可以蓋,拿你的錢蓋,不能拿銀行和別人的錢蓋。因爲拿別人的錢蓋沒有風險,只有收益,拿自己的錢就有約束了,就不會亂蓋了。所以,嚴格控制了發債和借債的通道,基本不行能,我估計等不到明年5月份,絕大多數中小房地産商就倒了,融資通道一旦被卡住了就不行能了。所以,約束開發行爲的第一條是嚴格控制了所謂的融資通道。

控制新房價格。新房價格每一次開盤價格都是政府決定,而政府沒辦法和開發商討論讓步了,這樣就發現面粉的價格高于面包,你還蓋嗎。北京的地産商1平米賣7萬才賺,政府批的只准賣5萬。想賣給親朋挚友的話,親朋挚友沒有住房指標,你還蓋不蓋子,大量的地産撤離北京,地王誰都沒入市,誰入市誰賠,所以,約束開發商的行爲,不能再繼續蓋下去,這樣蓋下去總有一天把泡沫蓋出來。這是中短期對策。

另外是推出長效機制。什麽是長效機制呢?就是租售同權、調整一線都市的结构,北京推出了雄安新區,這是調整北京發展的空間结构,這種調整結果房價沒辦法再漲了,雄安新區的功效是承載北京非首都功效。北京資源不斷集聚的結果就是多数会病,霧霾、擁堵,越來越糟糕。2010年就討論了怎麽辦,有人說遷都,遷都欠好辦,最後就是遷非首都功效。所以,今年各人看年初定下來建雄安新區,把非首都功效遷走。

什麽是非首都功效?首都功效就是四件事:政治中心、國際中心、文化中心、科學中心。除了這四條之外別的都是非首都功效。好比說經濟中心不是首都功效,這麽多企業在北京幹什麽?這些企業被遷。我估計央企總部都會被遷走,因爲這裏不是經濟中心,經濟中心不是我的首都功效,大量的企業被遷。央企總部估計许多都會被遷。

再好比說教育功效不是首都功效。教育功效不是首都功效,這麽多大學在北京幹什麽?得遷。當然,北大和清華可能不會被遷,但是,擴大規模不行,就是辦分校可以,就像北大在深圳辦分校一樣。我估計不少大學逐漸的要辦分校,甚至是被遷走了。再好比說北京不是金融中心,金融中心不是首都功效,這麽多金融機構放在北京幹什麽?得遷,不能在這兒了。醫療不是首都功效,北京辦這麽好的醫院,結果看病是85%的外地人,你把它辦在北京幹什麽,得遷。北京名醫院可以擴大規模,在外地辦分院可以,但是北京不行。

這麽多功效和人走了,房價漲在哪去?房價一定會被控制住了,不會漲了。雄安新區規劃建成世界最智慧、最生態、最漂亮的都市。那你想各人住在這兒幹什麽?最環保、最漂亮的都市去了,所以要遷走。這造就了中國下一步增長的重要中心,再造一個新北京、再造一個一線都市,對經濟增長有大的作用。北京提出了雄安新區,別的都市怎麽辦?上海怎麽辦?上海這樣下去的話一樣多数会病的問題出來就一定把上海的功效剝離走才行。上海被定義爲中國的經濟中心,上海许多功效得搬走,誰來承接上海未來的其他功效?上海討論得很熱烈,提出來甯滬杭大灣區,這是空間结构的調整,調整了房價能漲几多?深圳和廣州也是一線都市,怎麽辦?深圳的房價漲得也可以,華爲說再漲沒辦法蒙受了,也得調整结构。粵港澳大彎灣區是現在提出來的,要搞好的話,絕對可以調整空間结构,所以下一步都得討論了,這是屬于長效機制。

長效機制一期上馬,所以,房價基本上是被穩住了。深圳的情況不太清楚,北京是有價無市,一降就是幾百萬。誰都知道不行能繼續漲了,所以,從投資功效來說別買屋子了,風險越來越高了,剛性需求沒有問題,要住,非買不行,但是,投資需求來看是不行了,這個風險是越來越大。我估計十九大之後,抑制資産泡沫的政策絕不會松動。

相關部門在武漢開會,對房地産的調控絕不因任何原因松動!現在在社會上調研,有人說不買屋子投資什麽?地方政府不讓我蓋屋子了,地怎麽賣?財政怎麽辦?我只會蓋屋子,不蓋屋子GDP怎麽上來?一再告訴你,不受任何原因影響!不能買屋子和在哪投資是兩回事,不能混爲一談。所以,我估計這一次下定決心不敢讓中國的房地産破滅引發金融風險,在房地産投資上要謹慎再謹慎,因爲各人都很清楚,一再放任的話,總有一天泡沫會産生。

最近我在清華大學給研究生上課,有一個孩子是北京人,我說你好好學習,你欠好好學習怎麽漲本事,怎麽生活,現在房價多高。他說我基础不用屋子了,我爺爺兩套已經是我的了,我爸三套也是我的了,我有五套屋子了。我結婚找個女的也是五套,那不就是十套了。這個時候就麻煩了,泡沫就破了!所以,這方面要謹慎再謹慎了,這次不是市場的作用泡沫不敢次破的。

防範金融風險第一件事是抑制風險,不是股市而是房市。

二是穩住外彙。

爲什麽穩住外彙呢?亞洲金融危機就是外彙出現的問題,所以外彙方面的波動要謹慎。去年外彙開始出現問題,一個是人民幣持續貶值,二是外彙量持續減少,有一個月降到3萬億以下。人民幣持續貶值和外彙持續減少的話一定會引發金融風險,所以,去年初就提出來得穩住外彙。我們討論怎麽穩?這兩個說只能穩一個,兩個穩是不行的。國務院提出來兩個都穩,一個是人民幣不能持續貶值,一個是外彙市場不能持續減少,兩個不能持續!所以,從去年10月份開始啓動外彙的對策,到現在爲止是推出了三條對策:

一是放開的一定堅持繼續放開,不能往回退,不能退到資本管制上來。通常承諾的繼續放開,好比說一張身份證一年可以買五萬美金,承諾放開了就繼續堅持。孩子到國外求學,要几多外彙換几多外彙,無論是學費還是生活費,我們承諾過了不會往後退。但是,沒有放開的暫時停止。對于個人來講,我們外彙上有三項的項目沒有放。

一是外洋不動産投資一直沒有放開,從來沒有放過。原來討論過要不要放,現在定下來是暫時不放了,正式宣布不放了。這樣來就是基本定下來不放了。

二是外洋的證券投資,就是在美國證券市場上炒股票沒有放開,原來討論過要不要放開,暫時定下來是不放了,要穩住外彙。

三是外洋的投資類保險沒放,我們放給消費類保險。好比說美國的醫療類保險沒有問題,消費類放了,投資類就不放了。

實際上各人注意到,原來准備討論放的這三項都暫時決定不放了,因爲要穩住外彙。不僅不放,你們知道還逐漸在收緊,從今年8月21日起,在外洋刷銀行卡單筆超過一千人民幣的,有關方面就要向有關機構報告,個人不用管,但是銀行就要向有關方面報告。如果連續25天刷單筆超過一千塊錢都要立案了,這個立案不是有問題,而是查一下是正常消費還是轉移外彙偷逃資金,全面在收緊,要穩住外彙。所以,穩的第一個對策是已經放開的繼續推動,我們不會收回,但是,沒有放開的不會開放。

第二個對策是外洋並購,通常技術類並購繼續支持,要几多外彙給几多外彙。像外洋收購這種新品制造企業,這種技術支持,但是,非技術類的要嚴格審查了。外洋不動産投資、外洋收購酒店、酒莊、影院等等,這類投資是非理性投資,意思是你理性一點。最近我到外洋看了许多企業在賣房地産項目,爲什麽賣呢?外彙出不去了。有一家企業告訴我,原來答應是5億的外彙額度沒有用,就取消了。這個是給大陸人蓋的,現在錢也出不來了,我就把項目賣了算了,因爲已經很嚴格了,沒辦法做了。所以,非技術類的嚴格審查是你幹不成了,因爲要穩住外彙。

第三個對策是外洋投資,“一帶一路”投資。“一帶一路”投資,未來是用人民幣投資,不再動用外彙儲備,“一帶一路”投資我們是主導方,我們有權選擇貨幣的種類。所以未來“一帶一路”投資主要是人民幣投資,這對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有好處。我們最近運作得不錯,已經有69個國家和地區把人民幣作爲外彙儲備來收藏了,像歐洲央行收購了3億的人民幣來儲備了。我最近到斯裏蘭卡調研,既可以用人民幣換當地貨幣,也可以用美金換。今年年底要幹一件事,人民幣和盧布直接兌換,不再把美元作爲基礎,以金價作爲基礎來讓盧布和人民幣的兌換,我們和俄羅斯是最大的貿易夥伴,對美元的霸主职位提出了挑戰,這個一旦乐成的話,就大幅度減少外彙制度的消耗,穩住外彙有巨大的意義。

大致上穩住外彙就是這三條,一個是外彙革新當中已經開繼續堅持,二是技術類支持非技術類嚴格審查,三是“一帶一路”的投資盡量使用人民幣投資,減少外彙儲備的消耗。這三條對策出來,外彙基本上穩住了。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我們去年做過最壞的计划是1:7.5,現在我們強調是上下波動,太高倒霉于出口。另外,外彙數量沒有持續減少,外彙持續9個月上升,外彙儲備一直保持在3萬億以上,連續9個月外彙出口量是增加的。

我們怎麽老買美元國債是什麽意思?因爲別的沒有辦法買,我們太大量,沒辦法。標志著我們的外彙儲備增加。所以,兩個不能持續實現了,人民幣不能持續貶值,外彙不能持續減少穩住了,兩個都穩住了。

有學者說,根據理論只能穩一個,現在兩個都穩住了。中國經濟很怪,覺得經濟出現問題但是沒有出現問題。大致上基本的外彙穩住了,外彙穩住,金融風險在大幅度減少,但是,我估計外彙短時間內不會松動,因爲只要金融風險還是主要風險的話,它可能暫時不會松動。

第三,穩住債務。爲什麽穩住債務?因爲许多國家的金融風險爆發是債務引起的。債務引發了一場世界性的金融危機在2008年,所以,得穩住債務。

怎麽穩定?債務分三種:

一是個人債務。個人債務原來分析不會太高,因爲中國人比較守旧,一般不會借錢消費的,是怎麽攢錢的問題,而不是借錢消費的問題。不像美國人把自己的錢到死的時候消費得幹幹淨淨是完美人生,我們是給後代留得越多是完美的人生,所以,一般不是負債消費,所以,這個方面我認爲不會産生太大的問題。

在十九大開會期間央行的同志就反複強調要注意個人債務的問題,這樣一講是有原因的,我專門查了資料發現很可怕,去年年底個人負債率已經是44%了,總量是74萬億,而且上漲得很快。2015年我們負債率(個人)是GDP的30%,現在是44%,上漲了百分之十幾。2017年的數據沒有出來,但是我覺得是上升的。這樣繼續上漲的話,個人的負債率也是值得我們注意了,雖然沒有達到警戒線,但是,上升得太快了。

二是企業債務。企業負債率明顯偏高,但是,民營企業負債不高,主要是國營企業負債率高,已經遠遠超過的警戒線。所以,中央提出來去杠杆重中之重是國有企業。我估計這方面決策層堅定不移要把它降下來,有兩個事件一個是聯通混改,是把聯通的負債率降下來了,怎麽降的呢?以國家上市股改權降下來,國家讓出絕對的控股權,聯通是樣本,去年混改加速進度。中鐵總公司提出來把好的高鐵線路拿出來轉股,就是大幅度的降低負債率。所以,聯通的混改是一個標志,未來的電力、電氣,壟斷行業的混改,不惜國家控股權也得把負債率降下來。

另外一個是東北特鋼,它是破産重組。解決對國有企業負債率不再搞剛性兌付,過去我們是剛性兌付,你買國有企業的債券最後都給國家兜底,東北特鋼是破産重組的,國家不剛性對付了。所以,不要把錢隨便借給國有企業,照樣到時候不還了,因爲不剛性兌付了,人家不兜底,要注意。最近一個重要的原則是不再搞剛性兌付,沒有保本的理財,國有企業負債率很是高,要把錢借給有效的民營企業才行。聯通的混改和東北的特鋼告訴各人,我們2018年下定決心把國有負債率降下來,不惜所謂的控股權和破産重組。國有企業負債率一定會降下來,這個混改的過程對民營企業有很高的機會,可以參與。

三是政府債務。政府債務現在來看,中央政府這裏不高,因爲我們每年搞赤字的時候堅持一個原則,當年的赤字不能超過當年GDP總量的3%,堅持了不會負債率太高。

現在是地方政府負債率太高,主要是潛在的負債率太高,帳面上不高,但是,潛在的很高。似乎不是政府債務,實際上是政府債務太高。你們知道過去我們搞了一個制度,每個地方搞融資平台,搞一個企業把高速公路地都裝進去,來融資。這個融資實際上是政府債務,表現爲企業債務。這個問題解決了,後來地方政府有了另外兩種增加債務的風險,PPP項目,盲目擴大PPP項目,甚至是包裝出PPP項目來。PPP項目是要政府回購的,表現爲是企業負債,實際上也是政府負債,結果,PPP項目不斷的盲目擴大,因爲地方政府追求GDP的增長。去年到今年搞PPP的項目負債是4萬多億。另外一條,就是搞産業引導基金,我們搞結構性調整,進行行業補貼,這個是産業引導基金,這個可以搞,必須拿財政的錢搞。地方沒有錢,就在銀行借債搞,表現爲企業負債,實際上是政府負債。這個項目帶來了1萬多億的潛在負債。所以,PPP項目和産業引導基金去年到今年是增加了6萬億的地方性債務。

最近有一件事情是決策層解決的問題,就是包頭地鐵,包頭地鐵發展了3個月,最後被叫停,因爲不切合規定,哪方面都不應該修地鐵,這個是信號告訴各人。這種包裝的PPP項目是各人要注意的,我估計這是個很大的信號,標志中國的基礎性設施已經到頂了,2020年是一個坎,之後是慢慢回落的,中國不行能永遠搞基礎設施,錢要用在別的偏向,好比說技術創新方面。我們沒有技術,再大的體量沒有發展怎麽行。國家要投資,把基礎設施的錢要逐漸的轉到這方面了,一個國家永遠不能搞基礎設施。2020年是一個坎,之後的基礎設施投入是下降的,資金的分配要轉到的地方。包頭事件告訴各人,明年PPP項目和産業引導項目會控制。所以,對于地方政府潛在債務的清查是明年重要的事情,因爲擔心引爆我們的金融風險。

總體來講,在債務上的提法是關注個人債務過快上升,一定解決好國企負債率太高,解決好地方債務潛在的上升,防止引爆金融風險。最近有兩件很相反的現象越发引起了我們的關注,一個是國際評級機構下調了中國的信用等級,一個是世界銀行調高了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這個是兩種差异的偏向。評級機構下調我們的信用等級是我們的風險很高了,負債太高。

中國不是聯邦制,聯邦制地方政府可以破産,但是我們都是中央政府兜底,這兩個方面都標志了國家的危機。世界銀行提高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從6.5提升到6.8,這恰恰是繁榮中的危機,更可怕。如果全是危機我們會警惕,我們現在是繁榮中的危機,要越发重視債務的問題。

有人大講陰謀論,我們確實是負債率太高了,尤其是國有企業的負債率和潛在的負債率太高,明年3月份之後我估計會加大對這方面問題的處理,加大對債務的控制,因爲畏惧它引爆金融風險。這就是防範金融風險要做的所謂第三件事情,叫穩住債務。

第四,治理金融秩序。因爲金融秩序如果混亂的話也會引爆金融風險,所以,要治理金融秩序。怎麽治理呢?各人注意把金融秩序分爲兩類,一類是革新引起的,革新引起了金融秩序的混亂,革新偏向是對的,沒有錯,但是規則沒有跟上,出現了秩序混亂。

我們過去幾年搞革新,放開非銀行金融機構,放開了各類投資公司、各類保險公司、各類基金,這個偏向沒有錯,我們還要繼續放開非銀行金融機構。剛剛講了繼續革新的重要內容了,我們現在還是銀行爲主的國家,所以整個的負債率太高,只有降低非銀行金融機構是沒有錯的。繼續放沒有錯,但是規則沒有跟上。沒有條件和議事規則。放開是對的,沒有底線和運作規則,就出現了大量的問題。

你們在座的知道,我們2014年放開各類投資公司的,誰都可以辦。2015年的後半年我曾經做過一件事,就是調查了我們分開投資公司的實際效果怎麽樣。我跑了70多家的投資公司,既包罗線上,也包罗線下的,跑完之後我很畏惧,我預感他們都要失事。爲什麽失事呢?他們的商業模式基本上不能維系,他們的投資承諾回報在20%-30%以上,現在投資什麽有這麽高的回報?怎麽可能這麽高的回報?這種模式不能維系,一旦維系不了就會失事,有這麽高的回報只有販毒的和騙子。

去年“兩會”之前哇哈哈的董事長來北京,我問,實體經濟回報几多是正常?他說7-9%很不錯了。剛剛說的高回報的商業模式是不太可能實現的。投資公司放開是對的,沒有錯,但是誰都能辦,運行規則沒有,結果大量的失事了。最後怎麽辦?就是把文收了,有人說是倒退了,這是沒有辦法。把所有人當壞人來制定执法,不能把所有人當好人。

再就是放開了各類的基金,好比說産業重組基金,過橋基金都可以,基金是拿自己的錢,有人是沒有錢把銀行的錢拿過來當基金。我們今年一清理外圍基金就股市大跌,基金現在许多問題。爲什麽呢?我們缺失相關的條例,沒有跟上,出現了许多問題。

還有放開所謂的保險公司,保險公司繼續放沒有問題,但是,许多規則沒有跟上。涉及什麽樣的保險項目也沒有規定,好比說萬能險,什麽是萬能險?正当類的沒有規則最好。入市怎麽入?也沒有規則。

革新偏向沒有錯,但是規則沒有跟進出現了問題,因此,在2018年要嚴格來規範這些法式了。各人注意,最近的征求意見關于資管資産的治理條例爲明年的兩會做准備,這個是動向。

還有金融引起的亂像。好比說比特幣,引起這些問題就是區塊鏈技術,這是物理學看法,進入金融學之後就産生比特幣這些東西。

軀殼鏈技術到現在我沒有搞懂。清華大學研究物理學的一個專家,我拜訪了他,他講了兩個小時,我聽了兩個小時,最後還是沒有聽懂。不知道是他沒講懂還是我沒聽懂,到最後我也沒有搞清楚。這些東西到底是偏向還是有問題?最後關了100多家ICO公司,這次沒有出現大問題,如果人民幣吊水漂就麻煩了。

比特幣,這個重要的問題是只有國家能發行貨幣,比特幣是個人可以發貨幣。如果真打破這個規律,不是國家發行貨幣比特幣是可以,如果只有國家能印鈔票你這個就有問題。是不是改變了一些基础的東西?如果沒有改變,只有國家鑄幣你就有問題。所以,這些新東西我估計是在不斷的産生,要看一下,一看就出現了亂象,這種亂向要注意。

各人注意,我們所講的治理金融秩序是兩種方面,一個是革新引起的,一個是新技術引起的。這個亂象怎麽解決,要研究,不能出現問題,這是治理金融亂向。建議各人關注這方面相關的情況。這是防範金融風險的第四件事。

第五,控制好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十九大報告第一次提出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的雙觀點,提了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是雙支撐點。貨幣政策怎麽控制已經定下來了,從寬松的貨幣政策轉向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是貨幣政策目前的趨勢。我們國家已經寬松了二十年,1997年開始是寬松的貨幣政策,現在已經差不多20年,導致貨幣發行量太大,你們在座的知道2002年我們的貨幣供應量只有16萬億,現在到了165萬億,翻了差不多10倍。這麽多貨幣生産出來,再繼續寬松下去,總有一天自己會把自己搞出金融風險出來。全世界都有一個評價指標,這個國家貨幣印多了還是沒有印多,一個重要的指標是貨幣供應量與GDP的比例,用這個辦法來判斷。

爲什麽呢?貨幣供應量即是生産貨幣的總量,GDP即是生産財富的總量。生産貨幣不是目的,生産財富才是目的,用這個目的來判斷貨幣發行多還是少了。我們現在百分之兩百以上。我研究過美國的貨幣曆史,美國從來沒有超過百分之百,當要超過的時候就自動回落,而我們到了百分之兩百,這個就是錢發多了,貨幣多了。貨幣如果繼續這樣多下去,總有一天會引爆金融風險。

手裏的貨幣怎麽能夠保值?保值從理論上只有兩種辦法,一個辦法是賺錢的速度超過印錢的速度;二是該消費就消費,該投資就投資。投資上,我能不能買黃金?人類社會金本位可以買黃金,但是現在不是金本位。1971年尼克松總統宣布黃金和美元脫鈎,即是全世界的貨幣都和黃金脫鈎,人們進入了信用本位時代,黃金已經不是貨幣,充其量是一種投資品,而且是風險最高的投資品。爲什麽?黃金是天生做貨幣的,一旦不做貨幣就沒有什麽太大使用價值。

反映貨幣政策的重要指標就是貨幣供應量和貨幣供應量增長速度。過去貨幣增長速度是兩位數以上,今年6月份開始降到一位數了。10月底,貨幣總量165萬億,增長速度是8.8%,新發貨幣的速度往下降,這是貨幣真轉型了。

一轉型問題就出來了,過去一直寬松,現在是穩健,那就相對是緊了。今年二三月份就顯示資金慌,因爲沒有錢了,資金緊張。到了五月份都喊資金緊張,五月份要求松動貨幣政策,聲音很強大,要求松動。結果,六月份各人都等,因爲有兩個論壇,我們國家有兩個反映後半年的貨幣走勢的,一個是上海陸家嘴金融論壇,一個是北京的金融論壇,來了不緊不松的政策。7月開全國金融會議,這種會議五年開一次,一開管五年,提出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

這一下信號釋放了,得自己調整自己了,才出現大量賣資産,才提出輕資産的目標。爲什麽?這種高負債、高增長的模式只有寬松的貨幣才气實行,在寬松貨幣政策的條件下企業實現高增長、高負債可以,一旦轉向穩健了不行行,所以才出現大量的企業抛售資産,因爲知道沒辦法再做,國家堅定不移的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種高負債高增長已經維系不了了,不再因爲你有問題松動,因爲畏惧再松動下去就要出問題,所以各人注意貨幣政策。

我估計明年將繼續穩健,因此,資金緊張的情況還會延續的,資金慌還會存在的,因爲這是一個適應過程,一下寬松一下緊就是緊。這個問題上各人是要千萬注意的,我的判斷絕不會轉向松動和寬松的貨幣政策,要從這個思路考慮發展的思路才行。

另外一個是宏觀審慎政策。這個政策是第一次寫進黨的政治報告裏面,许多几何人不知道是什麽意思。宏觀審慎是講什麽呢?是講人類社會的金融風險經常出現在兩種情況下,一個是順周期,當順周期的時候人們都不顧及風險,認爲未來很好,都會盲目擴張,盲目負債,結果留下了爆發金融風險的可能。順周期的時候,恰恰是金融風險積累的時期,中國順周期四十年了了,誰都不會考慮風險,都在不斷的盲目擴張、盲目負債,所以,宏觀審慎幹什麽?給所有的行業和企業進入控制的辦法,就是資本金比例。銀行最低不能到8%,你可以擴大信貸規模,但是,這一條得守住,這一條守住了就不會出現什麽問題,這叫把你控制住了,別帶來風險。

最近我看到了一家農商銀行执法訴訟的問題,錢收不回來超過資本金,這個銀行一定是破産的。我發現農商很問題很大,都是盲目擴張,誰也沒有風險意識,明年開始制定一些東西,約束你的秤砣一樣,就是資本金比例決定的。銀行可以無限度擴大規模,但是,資本金比例不能低于8%。這個政策幹什麽?在順周期的時候,給所有人設計一個積累這個風險的控制辦法,這是宏觀審慎做的事情。

另外一個金融風險容易爆發什麽呢?是一個市場生病了會傳給別人,傳染病。好比說房地産市場出現問題了會傳染給銀行,傳染給實業,這種容易引發風險。怎麽辦?明年做一件事,把各種市場割斷,不讓你産生生病了傳給別人。像房地産市場,屋子抵押和房地産抵押都有新規定。屋子這麽高的抵押一旦發病就把病傳給別人了,明年就有界定,屋子價格抵押未來有嚴格的界定的,不是雙方商定一平米几多錢抵押,對不起,要從風險爆發的價格算起來抵押。擔心房地産出現問題傳染別人。

再有資本市場出現了問題傳給地産或者是別的,好比說股權質押現在许多上市公司股權都抵押給了別人,這個怎麽行啊?一旦資本市場出現問題,股價市場大跌,把所有人拉進去股權質押問題是要注意的問題。這是宏觀審慎做的事情。所以,預計明年會出不少新規,就是防止你出了問題把別人傳染了,把你割斷,這是宏觀審慎要解決的問題。各人注意,這一次把貨幣政策、宏觀政策寫入政治報告叫雙支撐點,這是第一層,也是決策者對防範金融風險的高度認識,畏惧它出現問題。控制好貨幣政策和審慎政策防止爆發金融風險。

總體來講,目前討論到的就是這五條,我想中國從這五條認真對待的話,中國爆發金融風險的可能性不太大,我只要清醒和認識了就好辦,應該是可以控制住。金融風險最畏惧的是忽視了它,所以就有灰犀牛事件和黑天鵝事件,所以,提前預防要好,叫預案。這五條是防範金融風險最主要的做法,來保證金融風險不爆發,所以十九大下了死命令是絕不能爆發系統性金融風險。所以,這五個方面要全力以赴的防禦。

現在討論第三個問題,就是金融監管體制的變革。這個問題各人知道,要建设一個新的機構是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這個國務院金融委員會是副國級機構,這個是一個副國級的機構來統籌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協調對整個金融的監管。爲什麽這樣幹呢?因爲我們國家的監管是凭据分業監管的,銀監會管銀行、證監會管上市公司,保監會管保險公司,分業監管的。現在已經混業經營了,像平安集團有许多牌照怎麽監管?要監管業務和資金流向來,就必須有一個機構來協調一行三會,就是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來完成對整個金融的監管,防止爆發金融風險。

第三個問題就是組織上的調整,就是建设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而且副總理兼任這個主任,來協調一行三會,對整個的經濟運行監管,保證不出現問題。這個是現代金融討論的金融監管體制大的變革問題。十九大報告裏面提出來,十九大之後建设好幾個新的組織,一個組織是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它來協調金融監管。這就是現代金融的第三個問題。

總體來說,現代金融從政治報告是這三個,繼續推進金融革新、防範金融風險、調整金融監管體制構成了現代金融,是我們現代經濟體重要的組成部门,這是和各人討論問題的關于現代金融的問題。

另外一個想和各人討論的是全方位開放的問題,這個是我們現代經濟體制的一個重要組成部门。什麽叫全方位開放?就是指我們過去的開放體制不是全方位的。你們知道我們過去的開放兩句話,擴大出口和吸引外資,擴大出口和吸引外資都是搭別人便車,擴大出口是利用國際市場,吸引外資是利用國際資本,我們搭了別人三十多年的便車。

我們之所以搭別人的便車,能搭的原因是剛好碰了好時機全球化,我們搭了全球化的便車。講到全球化的時候,學術界把全球化分爲兩次,1750-1950年是人類社會的第一次全球化,這次全球化的主導放是歐洲列強,德法意葡萄牙和西班牙。全球化的主要方式是殖民,以殖民的方式推動了全球化,亞洲國家都被歐洲列強殖民過。我最近查了一下曆史,亞洲只有一個國家沒有被殖民過就是日本,日本爲什麽沒有殖民?發現這個國家什麽資源都沒有,只有地震,給嚇跑了。這個國家只有地震,給嚇跑了。所以,都被殖民過。殖民的背後是暴力和戰爭。這種殖民方式的全球化引發了一戰和二戰,二戰結束就標志著第一次全球化過去了,結束了。

美國是二戰的主要戰勝國,所以,美國啓動了人類社會的第二次全球化,從1950年到現在,這次全球化的主要方式是國際貿易,以國際貿易化的方式來推動全球化。世貿組織和世界銀行都在這個時期出現,主要的特征是國際貿易。我們實際上搭了這次全球化的便車,國際貿易的便車,我們成了這次全球化最大的利益方,我們是後半場進來的,後半場進來有很強的比較優勢。

二十年前(1997年),我們的GDP總量是7萬多億人民幣,今年可以達到80萬億,翻了十倍。1997年外彙儲備量是1300億,現在到了3萬多億,1997年人均收入幾百塊錢,現在幾千塊錢。1997年高速公路都沒有幾條,我們現在基礎設施引領世界!中國成了最大的利益受益方。現在,美國開始反全球化了,幾年前就開始了。

2001年簽世貿協議的時候第15條,2016年11月1日中國自然會成爲市場經濟國家,結果還沒有到這一天,都宣布不承認。爲什麽?只要不承認中國是市場經濟國家的話,可以就反傾銷,因爲你不是市場國家,你的價格低還是高,給找一個替代國評價,給中國經常找的替代國是新加坡,新加坡比我們發達多了,我們的出口價格比它低,一出就是反傾銷,還沒有到這一天都不承認了。爲什麽?因爲都開始反全球化了。

幾年前,我到美國拜訪一個很著名的經濟學家,他就直言不諱地告訴我說,這一次人類社會的全球化就是中國進來後把事搞砸了。爲什麽?它是這一次全球化的戰爭是國際貿易,國際貿易的基本原則是比較優勢原則,每個國家自己搞得很好,交易,獲得配合利益。中國進來之後,你們什麽都要搞,是全産業鏈。一開始搞服裝、鞋帽、襪子,搞完了之後搞家電,家電搞完了之後搞汽車,汽車搞完了之後搞高鐵,高鐵之後搞互聯網,互聯網之後搞飛機,我們搞什麽!你是全産業鏈,不是比較優勢的原則,所以,你們搞砸了。中美之間的逆差是6千多億美金,意見很是大。

另外一個教授講得更露骨,全世界就像一個大賭場,莊家是美國,中國是搞各種餐飲服務,搞了幾十年賺了不少年。但是,賺了錢就不賭,死活不賭,你們知道賭不過莊家,所以,拼命賺錢,賺夠了,准備自己開賭場走了。意見特別大!

所以,我提醒各人不能這樣搭便車了,讓別人也搭我們的便車才行,光搭別人的便車別人會反感。我們要全方位開放,既搭別人的便車也讓別人搭我們的便車。中國能被搭便車的有兩個,中國13億的國內市場開放中國市場首先開放的是物資産品的市場,正式宣布在上海將建设進口貿易博覽會,廣州是出口貿易博覽會,大幅度降低關稅,資源類、技術類、民生類産品大幅度降低,去年宣布降低178宗進口産品的關稅。一旦我們向他們開放市場了,大幅度降低關稅,各人注意會把中國的消費調動起來了,消費調動起來中國會逐漸的同化掉,我們的模仿能力極強,給你搞出産品來了,又在生産上推動我們。

所以,建議各人不要買陸虎這種車,以後很自制的。也別買很貴的奢侈品,未來都不值錢。178宗的進口關稅全部下調,從17%下降到7%,下降了10%。一旦開放了這個市場對我們中國有利,也讓他們搭我們的便車。

另外一個是開放金融服務業,外資對中國的銀行、期貨、保險、基金的控制比例可以達到20%-51%,5年之後表現好,可以取消所有控股限制,愛控股几多就控股几多,我們將向世界開放中國市場,既包罗物資産品市場也包罗金融服務業市場,要全方位開放市場。這個開放對于我們國家有巨大的好處,當然,也讓別人搭我們的便車,但是,對于我們中國將更有意義。

另外一個搭便車是巨大的過剩資本,我們國家有巨大的過剩資本,我們要對外投資,叫做“一帶一路”,“一帶一路”是給中國創造更大的發展機會,“一帶一路”是我們過剩資本外流的通道,別人搭我們的便車也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好處。我們怎麽讓別人搭我們的便車,一個是巨大的國內市場,一個是巨大的過剩資本,這個活力很大。

“一帶一路”會議去年5月份開得很乐成,把“一帶一路”徹底理清楚,“一帶”是陸地上,陸地上的經濟帶是“一帶”,從中國的中部出發到達西部之後,一路向西南偏向,從中國的雲南、廣西出境到印尼,把中南亞大陸聯結在一起。另外一路繼續向西到烏魯木齊,第二次分支,一路向南,通過中國的庫爾勒、喀什,之後到中東,從中東到達土耳其,從土耳其到達南部歐洲和東部歐洲。另外從烏魯木齊繼續向西進入巴基斯坦,到俄羅斯、白俄羅斯,整個被我們連起來了。我們不僅僅是連起來,要做到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而且是一個産業鏈,許多産業也會在這個帶上。

時間不長“一帶”的作用顯現出來了,我最近到老撾調研,最少有15萬中國人,基本上都是湖南人。我發現中國的“一帶一路”一窩一窩的出去,給我們找到了許多的發展空間。最近我在天津參加“一帶一路”論壇碰到一個小夥子是天津人搞火力發電的,那個地方從發電站和輸電站都幹了,就是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發展了新的業務,中國過剩的資本找到了出口,而且做得很好,當地人很信任他們,也把別的産業往裏面引。那個地方沒有去過外資,他們是第一家。中國現在出去你們也是外資了,我們是他們的外資,大量過去。

今年7月份我到東歐五過調研,中國中小資本在東歐投資的偏向,我們不僅是大量資本出去,大量中小資本出去,匈牙利的中小資本基本上是中國人,從流通、資本配件到餐飲等等都是浙江人大量的資本出去了。今年5月份我在新疆調研發現,新疆的海鮮不來自太平洋而是印度洋。中國把自己置身于整個世界當中了。

我有預感,人類社會將進入第三次全球化了,這個特點是全球配置資源,技術資本在全球的配置,不再是國際貿易,是全球配置資源。我們的曹德旺老板到美國投資搞了汽車玻璃,中國的汽車玻璃生産嚴重過剩,在中國生産遇到美國老是反傾銷,就搬到美國,美國獲得了就業,我們獲得了收益。未來不是國際貿易,而是全球配置資源的問題。我們所啓動的“一帶”就是爲我們尋找這個機會的。機會很大!

另外一個是“一路”,“一路”是海上,海上開始討論只討論是南下太平洋,我們南下的通道是福建、台灣和菲律賓的這部门,台灣現在沒有回歸祖國,得把它拽住。“一路”的焦点區是福建,爲什麽不是廣州和上海就是這個原因,這是我們南下的唯一通道。南下太平洋,首先是西太平洋,東太平洋是美國的勢力範圍。西太平洋現在有许多島國,過去二戰的時候被日本占領了,二戰之後規定本土是自己的領土,別的不是。沖繩在1970年之後交給日本,一直是被美國帶著的,現在已經陸續獨立了,這個地方有很大的發展投資機會啊!

有一個國家你們去過帕勞,世界潛水聖地,現在已經是大陸人民的天下了。過去是日本和韓國人民的天下,短短的時間是中國人的天下,我看廣東人最多,除了廣東之後就是東北人。這個國家拒絕外來移民和投資,但是,對大陸可落地簽證,就這一條我們就過去了。你禁绝移民就搞長期事情簽證,你禁绝外來投資我租賃你的建築物來搞事情大量的中國資本過去了,基本上是大陸人的天下。西太平洋都是大陸資本了,再一個是南太平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澳大利亞政治上給我們挺較勁,我們南下太平洋給中國創造了巨大的資本出口,你們知道現在新西蘭最好的奶粉是中國的伊利生産,因爲我們的牛奶不行,只要用當地的牛奶就有好産品,我們的生産能力可以,但是原料不行。大量的中國企業過去了。所以,南下太平洋。

總書記講了,“一帶一路”是三大洲(亞洲、歐洲和非洲)兩大洋(印度洋和太平洋)。現在你們看一下印度洋的北岸和非洲答案的偏向上许多几何我們的央企。上次我去調研,告訴我說除了央企來了之後也希望民營資本過來,中國走向“一帶一路”既需要央企也需要大量民營企業。

非洲大陸有大企業做了很大的基礎設施建設,但是,也需要民營資本過去。我看了一下,在流通零部件配套都有巨大的開發可能。你們有時間的話可以在“一帶一路”跑一跑,我是搞研究的人都覺得機遇太多了,一定要想辦法出去,因爲這個空間太大了。我們似乎別人搭我們的便車,但是給中國創造了巨大的發展機會和空間,將有巨大的意義。

當然,出去要注意,得想辦法適應走出去的規則。好比說走出去的國家大部门兩個特點,一個是私有制國家,私人財産神聖不行侵犯。另外是民主制選舉,你跟政府的關系太近了還麻煩,你這一批好,遴選下去了,下一屆上來就刁難你,你別和政府勾通,做好生意就可以了。中國老是愛買地和買屋子,沒一點可以,但是別買太多了,因爲人家很警惕。我們剛開始運作,還要琢磨這些國家的特點。我建議各人可以出去看一看,要親自體驗才行。

斯裏蘭卡汽車被控制住了,但是零部件優勢很是大。中國小資本纷歧定去單純的進入制造業,可以進入流通領域、配件領域來逐漸的開始,一路我們很重要還是非洲大陸,所以,“一帶一路”現在的框架很清楚。

我們深圳是革新開放最早的地方,過去是擴大出口,吸引外資爲主,未來是中國資本走出去要研究這些問題了。所以,我認爲全方位開放帶來了很大的機遇,所以,我想和各人討論一下這個問題的原因是在于,這個問題我們有很是大的空間和發展機會,尤其是在座的企業家們要琢磨一下這個問題,尤其是要想辦法看一看、走一走,尋找機會。我認爲機會很大很大!许多事我原來都沒有想到,沒有想到這麽厲害和快。

關于十九大的理解和各人談談經濟方面,而經濟方面總體的提法是凭据新理念建设現代經濟體制。什麽是現代經濟體制?五位一體:實體經濟、現代金融、技術創新、市場經濟、全方位開放。時間關系,沒辦法全講這五個問題,只講其中的兩個,一個是現代金融,一個是全方位開放,因爲這兩個都有新的動向,給各人提供相關的信息。

也給各人談一點自己的想法,供你們參考,以後有時間的時候還可以討論別的問題。

謝謝各人!